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慕容淑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好端端被人骂自甘堕落?难不成来客串一下书童就是自甘堕落了?什么道理?

慕容淑自然是不愿意被人才扣个屎盆子在头上,于是摆出一副架势,一巴掌呼在桌子上,本想虚张声势表示表示自己的不满。结果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声势倒是不浩大,倒拍得手掌心火辣辣地疼,疼得慕容淑咬牙切齿,但就是愣没憋出来一个字。

文锦渊见状觉得莫名其妙,只当她是恼羞成怒后的无言以对。文锦渊心想着,姑娘家总是脸皮薄,何况如若不是家境贫寒,又怎么会愿意答应来做通房丫头,少不了给她点银子,出去寻个好人家,免得耽误终身。

文锦渊从拉开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了几两银子,看了眼慕容淑,又害怕姑娘家不好意思收下,便硬塞在他她手里,然后说:“这点银子你收下吧,出去寻个好人家,日子总归比呆在我这强,我不想强人所难,也实在没有这样的需求,你走吧。”

慕容淑接过塞过来的几两大纹银,不明白啥意思,但银子总归是认识的,不要是傻子,管他什么意思,钱先放兜里比较实在。不过这收人钱财,自然得替人消灾了,还说什么呢,上手就干呗,慕容淑心里这么想着,手上便寻思找点什么事儿干……慕容淑左右瞧了瞧,发现房间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干净整洁程度一看就是强迫症患者。

文锦渊看着慕容淑左顾右盼的张望,不知道再寻什么,便问:“你在找什么?”

“自然是看有什么适合我干的呀,钱都收了,白收钱不干活啊?”

文锦渊脸刷一下就黑了下去,冷冷地说:“你是不明白我说的话,还是你铁了心想一条道走到黑?”

慕容淑觉得莫名其妙,“还用说吗?当然是不明白你说的话,我从头到尾都没明白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是真不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原还以为……你是个好姑娘,不想耽误你,才好心劝诫你,如果你非是不听,那请随意。”

慕容淑听得云里雾里,越发不明白这文锦渊到底在说些什么,又过了一会儿,慕容淑看着文锦渊,猜想他是不是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份。于是严肃地问他,“难道我得罪过你?还是……你早就知道了,在这儿跟我装傻充愣呢。”

这回又换文锦渊一脸的不知所云,一脸诧异地看着慕容淑。

慕容淑见文锦渊竟然是这副表情,那证明他应该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那应该并不知道自己女扮男装又男装女装啊。那他一个劲儿地唠唠叨叨说的一大串又是几个意思?这实在让慕容淑觉得费解。

这么闹了一下,反而让慕容淑觉得没意思,本来是想来探探文锦渊的口风,看看这家伙打算什么时候会出去踏春赏景,结果这家伙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交流起来实在费劲。慕容淑想了想,还不如回去睡觉乐得自在,于是拍了拍手,打算溜之大吉。

文锦渊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慕容淑,觉得这女子甚是奇怪,行为也极其怪异。根本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不知道管家到底在哪儿找这么个活宝回来,竟然还是打算给自己当通房丫头,这是闭着眼睛在大街上随便拎回来的吗?虽然容貌姣好,可文锦渊说不上来,总觉得特别怪异。看着眼前女子突然换了一副神态,一副准备要走的架势,文锦渊忍不住问:“怎么?是要走吗?”

慕容淑觉得好笑,忍不住逗他:“怎么?不走是准备留我过夜吗?”话刚说出口方觉得有些不妥,这些古代人都迂腐的很。于是尴尬地笑道:“呃……开个玩笑……”

文锦渊显然有些被激怒,也有些沉不住气,也故意说:“怎么?都不介意做我的通房丫头了,还介意过夜吗?”

慕容淑听出了话里的揶揄,可不是很理解通房丫头算个什么职务,从他口里这么一说,绝对不会是个好职务就是了。可总不能开口问通房丫头是做什么的吧,那岂不是显得自己没文化嘛,可是看文锦渊那副嘲笑的嘴脸,通房丫头指定是拿不上台面的职务……

小妾吗?

又看了看文锦渊那鄙夷的眼神,估计是连妾都不如……

慕容淑看着文锦渊,越看越觉得这嘴脸丑恶。虽然……长得还算不错……慕容淑收回念想,这样的男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见着女子就想讨回家当小老婆,也不怕肾亏。

慕容淑斜眼暼了文锦渊一眼,努力压制住自己不满地说道:“都说这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看说得不对,我看你就不是……你就压根没长上半身,满脑子的yin荡思想,典型的浪荡公子!”

文锦渊冷冷一笑,“很独到的见解,想来是阅人无数,只是不知姑娘原是做哪行出身?清白人家的姑娘家怕是没这机会阅人无数吧?”

慕容淑不甘示弱,追问道:“我阅人有数无数关你什么事?”

“本来与我是没什么关系,不过,你既如此执意想做我的通房丫头,成全你的同时,我想我总应该有知晓服侍我的人来历如何吧,买只牲畜还得检查健康与否,何况是人呢?”文锦渊轻蔑地说道。

这一笑,彻底惹怒了慕容淑,气得慕容淑从桌子上端起茶杯就给文锦渊泼了过去,连杯带水都给扔到了文锦渊的脸上。

文锦渊没想到这丫头脾气那么大,说着说着竟敢动起手来了。真的是本事不大脾气倒不小。文锦渊忍住不让自己生气,一只手拨去脸上的茶叶,一只手抹去满脸的茶水。抹得差不多了,转过头望着站在边上还怒目圆睁的慕容淑,说道:“怎么?恼羞成怒不足已泄愤,动上手了吗?”

慕容淑忍住自己还想往他脸上泼茶水的冲动,说:“如果你还想我再往你脸上泼茶水的话,接着说!”

文锦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慕容淑。慕容淑没想到他会突然站起来,眼睛还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一步一步地逼向自己,慕容淑被这突如其来地举动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只得拼命往后退。

眼角就要被文锦渊逼到墙角去了,慕容淑往前一站,作出一副不做退让的架势。可这往前一站,差点就亲上了文锦渊。

文锦渊邪魅地笑了笑,然后急切地捏住了慕容淑的下巴,挑逗地问道:“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吗?可惜了,差了那么一点……不然,就能吻上了。照这情况,怕是等不了一会儿,你就已经更好衣躺在床上等我了吧……”

慕容淑听闻他竟然这么说,气得内脏都要打结了。再看他那瞧不起人的嘴脸,实在是忍无可忍,慕容淑甩开手,正准备狠狠给他来一巴掌。可惜慕容淑力气太小,而文锦渊是习武之人。轻轻一抓就抓住了慕容淑准备拍他脸的手。慕容淑见一只手被按住连忙甩另一只手,无奈还是被文锦渊不费吹灰之力就抓住了。慕容淑双手被死死的按住,无法动弹,文锦渊趁机把慕容淑一把按到了墙边。

慕容淑见使劲儿也无法挣脱出来,便质问文锦渊道:“你到底想干嘛?”

“夜深人静,你又穿得如此清凉,我倒是想问你想干嘛?”

“你可真够不要脸的,别以为我怕了你了,如果你不怕断子绝孙的话,尽管碰我就是了。”

文锦渊把慕容淑的手捏得更紧了,痛得慕容淑额头不知不觉已经沁了一层汗珠,“断子绝孙?你说这话是引诱我呢还是恐吓我呢?真是好心机,可惜了,本公子不吃这套。”

慕容淑挣扎得累了,不愿再折腾了。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你是想女人想疯了吧?不知你平日里那么勤快的看书看的究竟是些什么书,保不齐天天躲书房里尽是看些印满美女的春宫图吧?”

文锦渊听闻眉头一皱,他实在没想到竟然可以有女子如此泼辣,不由得得没了兴致,手上的劲儿便送了些。

慕容淑见状一把推开了他,然后不管不顾地朝门口跑了去,心想着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怕了再说,不然指不定这变态做出点什么事儿来。

文锦渊见慕容淑从自己手里挣脱逃跑,本欲追出去,想了想还是算了,遇上这丫头算自己倒霉,明儿个起来去问问管家这丫头到底什么来历,打发她几两银子赶出府去就是了。免得以后见到闹心。

慕容淑跑了出去,心里更觉得闹心,好端端地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不过也算看清了这文锦渊,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可谁知道是个豺狼虎豹,内里闷骚着呢,看那如饥似渴的样儿,跟八百年没见过女人似的,跑晚两步分分钟被吃干剥净了。慕容淑摸着自己还在砰砰乱跳的小心脏,心想着还好还好……还好苍天有眼,佛祖保佑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