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三日后。

慕容淑早早便听闻今日张頤要来做客,觉得十分欢喜。早早便吃了早点在堂屋候着了,不过等来等去,也不知过去了几个时辰,却仍没盼到张頤的身影。

慕容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移步去了花园,打算东逛逛西逛逛打发打发时间。到了花园,慕容淑也不闲着,左手摘花右手折枝,倒像是搞破坏。竟生生把满园子花花草草给折腾了个遍。

慕容淑还在专心拨弄手上的花花草草,身后传来一声极其不友善的咳声。慕容淑听到这个声音打了个冷颤,心想不会那么倒霉遇到那个死变态吧?这个时间段他应该在练功才对,难不成出来偷懒来了?

慕容淑偷偷转过身瞄了一眼,然后绝望地转过了头,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这园子里的花花草草是哪儿得罪你了,竟遭这灭顶之灾?”文锦渊在慕容淑背后冷冷地说。

慕容淑不敢回头,怕被认出来,背对着文锦渊道:“闲来无事,打发打发时间罢了,你既不喜欢,我不折便是了。”

文锦渊冷冷地哼了一声说:“大男人说话扭扭捏捏,平日里折腾下人也就罢了,竟连花草植物也不愿放过,要不是看在你表哥的面子上,你早被我扔出去了。”

慕容淑正欲发作,突然被一双手从后面按住了,然后听闻她说:“少爷你别生气了,欧阳公子平日里待奴婢们挺好的,就是偶尔孩子气了一些,还望少爷莫要生气。”

慕容淑斜眼一暼,这不是依涟又是谁!慕容淑心里一喜,她在这就好办了。毕竟很难担保这变态会不会认出自己来,要是认出来就尴尬了,这家伙,有没有本事不知道,嘴皮子是肯定不饶人了,跟他吵架很难讨到什么便宜。

慕容淑故意不说话,就是不想搭理文锦渊。

文锦渊见慕容淑没反驳,也就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了。不过在临转身之际,又说了句:“在我这住就得遵守我的规矩,不懂问问丫鬟,不然犯了什么错的话,谁的面子我也不给。”

慕容淑咬紧牙关,不断安慰自己劝诫自己千万早忍住,不断在心里默念忍忍忍忍!这时候跟他斗嘴就算拌赢了也是吃亏。

依涟在临走前趁文锦渊不注意对着慕容淑打了一个眼色。还故意露出一种阴谋的笑容。看得慕容淑直起鸡皮疙瘩,也不知道她又起了什么歪主意。

等文锦渊走远了,慕容淑又从树上摘下一朵开得很灿烂的花,故意一下插进自己头发里,心里得意地嘲笑他,看他能怎么样。

就在这时,慕容淑听到了门环叩击大门的声音,没等有人前去开门,慕容淑就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手忙脚乱地鼓捣了一会儿终于是把门儿给打开了。

门外的张頤看到慕容淑很是惊奇,一见到慕容淑便惊奇地问:“怎么是你?”

慕容淑见张頤这副表情,一巴掌就呼到张頤的肩膀上,怒目圆睁地说:“你这话什么意思,敢情不是专门来看我的啊,那这样这门我不帮你开了,你给我出去,我关上,你等别人给你开吧。”

张頤见状赶紧求饶:“哎哟喂我的姑奶奶,别折腾我了好不好,大老远来看你可不容易……”

此时,后面传来一声疑问:“姑奶奶?”

听闻声音,慕容淑和张頤把目光都朝声音方向望去,只见文锦渊带着依涟正在朝这边走来。依涟看着慕容淑,不停的在使眼色。慕容淑却在第一眼看到文锦渊的时候便立马转过了头,根本没注意到依涟的表情。

张頤见慕容淑这副表情,便知道她绝对是又不知道闯了什么祸了。不过文锦渊在这又不好直接问她,只好作罢。

文锦渊走近,又问了一句:“刚才你们说什么姑奶奶?”

张頤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道:“哦,没什么,我表弟姑奶奶托我来问候他一声,说是好久没见,甚是想念。”

“哦~”文锦渊这一声“哦”拉得很长,不知道什么意思。随后又说道:“既然如此想念,为何不见上一面?令堂弟在我这也住了好几天了,也是时候该去看望看望自己的姑奶奶了,你问问你堂弟,是不是?”

慕容淑一听,这分明就是逐客令啊!慕容淑看着张頤,不断给张頤使眼色,眼睛眨得眼睫毛都要掉了。

张頤自然是懂得慕容淑的意思,于是对文锦渊说:“小渊啊,你就再留她多些时日吧,不用太长,十来天即可,到时候就算你要留我也不肯的了,就当帮帮我这个忙,可好?”

文锦渊看着慕容淑的背影,心里是成千上万个不愿意。可张頤难得开口求自己帮个忙,就让他这个调皮的表弟再住几天罢。文锦渊看了眼慕容淑说:“要住可以的,不过,我是有要求的……我那前院里的花希望欧阳公子可以帮忙照料一下,就是刚刚被你糟蹋了的那些花花草草,希望你可以好好替我照顾一下它们,能做到,想住到几时都可以,如果做不到……那请恕我无礼了!”

张頤听闻看了一下慕容淑,又看了一眼文锦渊,表示一头雾水。文锦渊见张頤这副表情苦笑了一下,说了句:“进来欣赏欣赏你表弟的杰作。”

张頤跟随文锦渊走了进去,依涟跟在最后,望着慕容淑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跟着走了进去。

慕容淑此时也后悔的不行,早知道摘几朵花那么严重,就是玉皇大帝跪着求自己也不能碰啊,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自己闯的祸,哭着也要回去面对啊!

慕容淑最后走进去。才走到他们仨跟前,就被眼前三人的目光给震慑得不敢前进了。慕容淑朝花园一看,不看不知道,看了自己都吓一跳。

几乎所有开着的花都被折了下来,好多奇形怪状的树被折下了部分枝干,地上铺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和嫩绿的枝叶,看起来一片狼藉。慕容淑捂住了嘴巴,惊呼出声:“这些都是我弄的吗?”

文锦渊反问她:“不然你是不是觉得是我弄的?”

慕容淑赶紧摇头,说:“那不至于,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张頤走到慕容淑面前,指着慕容淑的额头用力地点了点,数落道:“你说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些都是小渊的宝贝,你竟敢如此糟蹋,怪不得他生气,就连我看见了也觉得生气……”说完这话,张頤又看向慕容淑,发现慕容淑头上正别着一朵大红花,赶紧从她头上摘了下来,然后又说道:“你看看你,一天到晚没个正形,就知道玩乐,那也就罢了,为何要去破坏那原本长得好好的植物?我看小渊说的对,就该让你好好打理这些植物,不然实在无法原谅你!”

慕容淑看着张頤,没想到文质彬彬一人骂起人来有模有样的。倒真令人刮目相看。不过慕容淑已经也纳闷,刚刚自己只是在这花园里发发呆到处瞎折腾了一番,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怎么把那么多那么漂亮的花儿都给弄成这样了……这件事,也确实是自己不对,也不怪得别人生气。

慕容淑正想着,要不要跟文锦渊道个歉,要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是幼儿园老师就教的东西了,总不能自己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这点儿小道理都不懂吧……慕容淑正在酝酿自己的情绪,正准备道歉……

这时,在一旁原本一直没说话的文锦渊突然走向前,一把抬起慕容淑的脸,仔细看了看问道:“方才没注意,现在瞧你……怎么这么熟悉?特别走近看,仿佛……在哪里有见过你……”

慕容淑听得文锦渊这么说赶紧拍开他的手,然后开玩笑地说道:“文兄开什么玩笑,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能不熟悉吗?很正常,好多人初次见到我都说与我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我娘还说我要是女儿身,估计能迷倒万千少年……”慕容淑说到后面突然觉得不对,其实不应该这么说,不应该把他往女人方向引导才对。可是已经晚了,文锦渊果然联想到了。

“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想到为何觉得你如此熟悉了,你好像我见过的一个……”

不由得文锦渊说完,慕容淑便打断文锦渊,自顾自地说道:“经文兄这么一说,我实在觉得我罪孽深重,花草也有生命,我实在不应该随意剥夺别人的生命。我想到了,我现在就要想办法拯救这些生命,你们慢慢聊,我要忙去了,有任何娱乐活动也无需叫我,我需要一个人好好安静地反省反省。”说完慕容淑便一溜烟儿地跑了……

文锦渊见最可恶的始作俑者走了,便看向张頤,“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明知我这段时间来忙得焦头烂额你倒好,还给我整这么个活宝来气我,我瞧见他那纨绔子弟的样子就来气。”

张頤没办法,只得赔罪,“好啦,小渊,我的错!我的错!我们好久没一起讨论书画诗词了,趁春日正好,不能辜负了这锦瑟年华啊……”

文锦渊暼了张頤一眼,径直朝后院走去,张頤见文锦渊一人独自走了,不说话,也朝着文锦渊的方向,走了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