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慕容淑又睡到了日上三杆的时辰,不过依涟每每也由着她,毕竟白日里如果不出门的话也是闲来无事的。

依涟来到慕容淑的房间,瞧了一眼,看见她仍在酣睡,便重新把门掩了回去,等一会儿再来瞧一瞧,等她醒了再服侍她梳洗。

依涟才退出门外,却被门外的男子给吓了一跳。

依涟行了礼问道:“少爷,你怎么来了?”

文锦渊一愣,他不知道该说自己来这是干嘛,愣了片刻说道:“你进去把慕容淑叫醒,我有事要找她。”

依涟不敢怠慢,忙进屋叫醒慕容淑。

慕容淑睡得正香,依涟在一旁使劲推着,叫着,不过也只见慕容淑翻了几个身,丝毫没有要起来的迹象。依涟有些急了,少爷还在外面候着呢,叫他等得太久可不行!可是这慕容淑却又怎么都叫不醒,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依涟还站在床边看着慕容淑不知道要怎么办,门却突然被推开了。文锦渊几步走了上前,一把就掀开了慕容淑的被子,一把就把慕容淑给拎了起来,依涟见状赶紧上前劝道,“少爷,天啊,你怎么进来了?这让人瞧见了如何是好?这……这……这不妥吧?”

文锦渊却只顾着把慕容淑给弄醒,敷衍着说:“她现在是叫欧阳舒,是男子!有什么不妥?”

依涟暼着一张嘴,手忙脚乱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慕容小姐穿得还是严严实实的,但毕竟男女有别,依涟此刻心里着急得不得了,可偏偏她这样竟然还能睡得着,只是被拎起来好像有些睡得不安生,嘴里一直说着呓语,“顾森絳……我们接下来有多少场商演……”

文锦渊问依涟,“顾森絳是谁?商演是什么?”

依涟焦急的看着文锦渊,“少爷,你快把慕容小姐放下来吧,等会儿小姐醒了我带她去找你吧……”依涟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变得越来越小。

文锦渊顿觉自己失礼,一把就把慕容淑扔回了床上,转身离开了。走前扔下一句,“等她睡醒叫她换回正常装扮,不用扮男装,来书房找我。”

没等依涟回答文锦渊就已经走出了门口。

慕容淑被扔在了床上,头碰着了床板,吃痛给痛醒了。慕容淑睁开眼睛,看着依涟正站在自己面前,又摸了摸自己吃痛的后脑勺,“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的头怎么回事,你打我了吗?”

依涟连忙焦急地解释,“不关我的事,是……是少爷刚刚推了你一把……磕到了床沿……”

“文锦渊?”

依涟点了点头!

慕容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泪,骂道,“这个人是不是神经病啊?大清早就来找我晦气,昨晚手指印还没消退下去,一早又跑来磕我的头,什么人这是?”

“慕容小姐,少爷……少爷他说叫你睡醒后去书房找他,还叫……还叫你换回女装。”

慕容淑还在生气,不愿去。

“让我去他书房找他不能好商好量吗?这算什么意思?我又没惹他,我偏不去!不就寄住他家吗,你们家少爷脾气品行怎么那么差?”

依涟解释道:“平日里少爷从来不曾这样,我服侍少爷也有好几年了,他待谁都是彬彬有礼,对待下人也不曾大声呵斥过。今日我也是头一回见少爷……行为如此怪异……”

听完依涟的话,慕容淑觉得心里更加不平衡了,怒气不减反增!但始终现在是寄人篱下,又有依涟的事情要拜托他,始终是不敢得罪他!慕容淑觉得憋屈,只能抱怨道:“敢情都是我的不对。”

依涟也吃不准少爷怎么好像突然发起了脾气,也猜不到是和什么有关。但依涟现在又渐渐觉得有些摸不透慕容淑了,明明就喜欢少爷,为何对他有时却好像是仇人一般?喜欢一个人会这样的吗?那看少爷今天这态度,是不是也证明他也喜欢慕容小姐呢?

依涟在胡思乱想着,一个人也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直到慕容淑叫了她一声。她才发现慕容淑已经洗漱完毕了,不仅如此,连衣服都换好了,不过换的是和自己一样的丫鬟装,虽然看起来很朴素,但丝毫遮不住她的美貌。依涟看到慕容淑还是乖乖听少爷的话换回了女装,证明她心里肯定是有少爷的。

慕容淑乖乖换衣服,不过是因为既然自己要求人办事,态度就不能太过强硬了,虽然不知道他让自己换回女装是什么意思,但既然他都这么要求了,就如他一次愿吧。毕竟自己不知道还得在他府上住多久……偶尔还是要低一下头的……

不过临出门依涟又重新替慕容淑梳了新的发髻,俩人穿着同样的衣服,却衬得慕容淑更加的落落大方,虽然颜色是她最讨厌的藕粉色襦裙,但却连她自己看了镜子都觉得十分吸睛。没想到自己穿粉嫩的颜色竟也可以如此好看。

文锦渊在书房里练习着字帖,听闻声音,抬起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便让他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心跳加快……

“你叫我来干什么?”慕容淑踏进门便问道。

文锦渊在吃惊中仍未回过味,一时间自己竟然也忘了找她来是为何,只是望着她,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

慕容淑见文锦渊这模样,觉得奇怪,“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不是你让我穿回女装吗?”

慕容淑又转过头问依涟,“你没听错吧?你看他那吃惊的模样像是根本没猜到我会这么穿似的……”

依涟有些无奈的辩道:“我没有听错,少爷的确就是这么吩咐的啊!”

慕容淑又看向文锦渊,表示疑问。

文锦渊自知自己失礼,连忙收回眼神,有些怯怯地说:“咳咳咳,是我吩咐的,她没听错!”

慕容淑见文锦渊这么说,更是觉得奇怪了,靠近看着文锦渊,眼睛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那你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干嘛?你不会是没见到过美女一下子被我的美貌给吓了一跳了吧?那你可真没出息……”

文锦渊听慕容淑这么说,一下子像是被揭了底似的,觉得有些尴尬。他没注意,其实慕容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其实根本并没有过多在意他,文锦渊害怕露怯,便故意说道:“算了吧,你这样的女子,将来谁娶了你谁倒霉!”

“大少爷,一大早来打醒我不会就为了跟我说这些吧?我已经够隐忍了少爷,昨晚掐我,今天又打我,明天你可别又憋着坏招对付我了,我投降我认输,我管你叫爹行了吧!”

文锦渊一脸的疑惑,“我何时有打过你?”

慕容淑见他不承认,转过头望向了依涟,眼神就是在追问怎么回事?

依涟有些无奈,却又不得不说:“少爷,你把慕容小姐放回床上时力气大了些,小姐头磕床沿上了,我摸了摸,肿了好高呢。”依涟不敢说文锦渊当时是直接把慕容淑扔回床上去的。

慕容淑看着文锦渊,就等着看他怎么解释。

文锦渊却问道:“你磕着了?还肿了?没事吧?我去拿药酒替你擦一擦。”

慕容淑一把拦住了文锦渊,没好气地说:“我说你怎么回事?一大早跑来找我麻烦,打了我又不认账,现在又一副关心心疼的模样,你怕不是有人格分裂吧?”

文锦渊没仔细听慕容淑后半段说的话,只想起昨晚听到的一个消息,一瞬间脸又黑了。慕容淑看着,冷汗都下来了,这个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太可怕了!

“你告诉我,江鹤文是谁?”

慕容淑见文锦渊盯着自己,“你是问我吗?”

“不然呢?”

慕容淑觉得莫名其妙,“我怎么认识江鹤文是谁?这个人是谁啊?”

文锦渊听到慕容淑说不认识,似松了口气。又听慕容淑问他是谁,他淡淡地回了句“我也不知道。”

慕容淑登时气得鼻孔都要喷火,有种被人玩了的感觉,可偏偏现在她又不敢太过生气,她提醒自己,依涟的事还要他帮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文锦渊听说慕容淑不认识江鹤文,心里所有的气都消了,又换回了笑脸。这时他才想起正事,忙拉着慕容淑就往外走。

慕容淑被拉得莫名其妙,一边使劲想把自己手拽回来一边问文锦渊要干嘛。而文锦渊也不说,只说了句“跟我走。”便什么也没说了。

慕容淑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完全不知道文锦渊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

依涟一直在旁边看着,当她看见少爷拉着慕容淑的手往外走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原来少爷是喜欢慕容小姐的!

刹那间,依涟高兴的捂住了嘴巴,一边跟着跑了出去,一边乐得笑开了花儿~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