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四十六章 出发

第四十六章 出发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长安城外,整齐划一地站了三万人的军队,军队在前进,扬起的尘土与青草相辉映,战士们高举旌旗,马蹄声和士兵们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轮番高歌,似有十足的勇气凯全而归。.kmwx.

文锦渊拉住缰绳,对着前来送行的官员说:“各位止步!千里送行,终须一别!昨晚收到了边塞的告急文书,边境有一支千万骑军入侵,我们必须快马加鞭赶去击溃突厥军队,就恕晚辈无礼了,望各位前辈们宽宥晚辈。”

一众文官七嘴八舌的说着客套话,终于在他们都一一高谈阔论完,文锦渊才终于可以带领着将士们准备正式出发。

“小渊……等等我……等等我……”

文锦渊听到这声音,尽管他还没能看清楚来人,已经猜到了是谁。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白衣男子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来到文锦渊跟前,见文锦渊没有准备下马的迹象,便拍着文锦渊的大腿说,“小渊!你赶紧下来,我有话对你说。”

文锦渊这才从马上下来,说道:“你怎么不明天再来送我?我这是去行军打仗,不是去玩,你认真点,我们得抓紧时辰出发了,耽搁不得!”

张頤拉过文锦渊的手,说:“我早就来了,不过瞧见了文武百官都来替你送行,我硬挤上来也说不上话,所以才等他们走远了才赶上来,我也没什么话要说,这是你第一次手握兵符带兵出征,我相信你有能力赶走侵略者,但战场上刀枪无眼,凡事小心,还有……她是女子,战场上刀枪无眼,你得兼顾她的安危,其余的我便不再废话了,只一句……远别无轻绕朝策,平戎早寄仲宣诗……”

文锦渊拍了拍张頤的肩膀,为了不让离别的情绪扰了俩人,故意说道,“不必多说了,我明白的,此刻你心里恐怕是恨得不行吧?这下你深刻领悟到什么是宁为百夫长,不做一书生了吧?不过现在你后悔也晚了,你还是早早回去多看看书,争取科考一举中第,要是等我回来发现你还仅仅是一书生,那咱们之间可就别来往了,这身份相差甚远,如此悬殊如何能做朋友?”

“小渊,你这话可有点不对,书生怎么了?谁敢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晚风吹画角,春色耀旌旗,宁知班定远,犹是一书生。.kmwx.此书生难道非彼书生?有勇有谋当为智慧,有勇无谋是为莽夫,你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为百姓作出贡献,还是只识挽弓射箭的莽汉能为百姓谋求福利?恐怕是都不能!但求我别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你别做一个只识挽弓射箭的莽汉!”

说完俩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完随即又沉默了。

慕容淑嚷嚷着从马车上跳了出来,冲过去就抱住了张頤,抱了没一会儿便松开说道,“张頤,谢谢你来送我,你放心吧,我到时候看到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会买回来送给你的,好兄弟,你等着我回来哈~”

文锦渊看见慕容淑竟然上前就抱住了张頤,瞪得眼睛都瞪出来了,一把就把慕容淑拉回了自己身边,质问道,“你这是干嘛?男女授受不亲你可知道?”

慕容淑被一只强大有力的手把自己往后一拽,险些没摔了,自然是觉得莫名其妙,回过头对着文锦渊就是一巴掌,“你干嘛,那么使劲儿拽我干嘛?手都被你捏疼了,大清早的我又哪里得罪你了?我现在看见你都害怕,阴晴不定忽冷忽热的……我都有点后悔跟你出来了,天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带上我把我当发泄物的……”说完慕容淑甩开了文锦渊的手,又往张頤的身边靠了靠,眼神里都透着对文锦渊的戒备。

文锦渊伸手过来准备又拽,慕容淑顺势跑到了张頤的身后藏了起来。

慕容淑伸出个脑袋生气的说道,“文大少爷!文大将军!我到底哪里惹你了?你说出来我改总可以了吧,能不能不要一言不合就动手。”

慕容淑又对张頤说,“你劝劝你这兄弟,一会儿黑脸一会儿白脸的,不去唱戏都可惜了,当什么将军打什么仗……我都尽量什么都将就他了,整天就知道找我的麻烦……”

文锦渊看到慕容淑和张頤越靠越近,慕容淑说话还贴着张頤耳边,一时间更觉得怒火中烧,但也碍于现在身边如此多人,也不好说什么,便对着慕容淑说道,“回去马车上待着,你若不听,现在我就命人把你送回慕容府!”

慕容淑气得干瞪眼,这算怎么一回事?自己大清早平白无故就弄得一身不自在,还得被人胁迫……

慕容淑瞪了一眼文锦渊,气呼呼地回到了马车上,慕容淑一回到马车上就骂道,“我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找了个这么可恶的债主,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回慕容府嫁人算了……”

白露见小姐这么说,还以为是回心转意,连忙顺着话茬就接了过去,“小姐!我们现在才刚刚出城,现在回去还来得及,这边关条件艰苦,咱们跟着去也只有吃苦的份,他们男人只顾着抛头颅洒热血,哪里能顾得上我们?何况……那中书令家的嫡子江公子,在京城里都是有名的人品好才华好,人家都说,这是小姐你的福气,能遇到这么好的一家人……要不咱们现在就回去吧?”

慕容淑整个头都大了,她没想到白露一点儿眼见力都没有,还真以为自己打算回去嫁人了,她也懒得解释,只埋头睡觉,什么都不管不顾。

宝瑟捅了一下白露,自己把食指放在嘴唇中间作出了噤声的手势,白露这才闭口不言。

依涟则一直静静坐在旁边,也是一言不发。

文锦渊重新骑上了马,对着张頤说,“我们要出发了,你早点回去吧,也不必担心,自古以来就是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上了战场,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誓死保卫我朝的百姓和领土!”

张頤却话锋陡然一转,“我不担心你的安全,几个小贼如果就能把你打倒,你便不是我认识的文锦渊了……”说到这,张頤停了一下才又说道,“你既已认定了慕容淑,就该好好对她,别故意惹她生气,万一以后你又把她惹生气,她一时生气出走了可怎么办?她的脾气,不是做不出来的。边疆不同于中原地方,太多的艰难险阻了,你一定要顾着她的安全。”

说完这话,张頤也没再多说,挥了挥手便上了马,头也不回的走了。

文锦渊觉得张頤有些怪怪的,可他一时又说不上他哪里奇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时辰已经耽误了那么久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于是一声令下,出发!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