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百花楼 > 重获,新生 > 百花楼全本 第五十章 秀恩爱篇

第五十章 秀恩爱篇 百花楼全本

来源:重获,新生作者:止疼片儿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军队便开始准备出发。

结果等到大壮把行军营帐都给拆好了,慕容淑还没能睡醒。

大壮也只能在旁边干站着,不知道能怎么办了。

旁边站着的白露,依涟和宝瑟立马就互相递了一个眼色,小姐有多能睡她们实在是最清楚不过了,看这打呼噜的架势,估计一时半刻是叫不醒了。

这时,依涟走到慕容淑的旁边,两只手架住了慕容淑的腋下,白露和宝瑟一人抬起了慕容淑一条腿,正准备把她抬到马车上。

此时军队里的人几乎都已经整装待发,再不走就得拖后腿了。

没等依涟她们把慕容淑抬起来,文锦渊便走近了她们,也没多说,伸手就把慕容淑给抱了起来,她们站在旁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看被抱走的小姐,莫名的好像都觉得有些害羞。

大壮见她们三个还愣在原地,便回头叫道,“马上就要出发了,你们还在发什么呆呢?快跟上啊……”

两旁也有不少士兵朝这边看了过来,他们觉得这一幕很是奇怪,他们的将军为何抱着一个小士兵?这小士兵怎么了?

文锦渊并没有理会这些,径直把慕容淑抱上了马车,又对大壮说,“叫她们先在后面马车上休息,一会儿等她们小姐醒了再过来。”

说来奇怪,白露,宝瑟和依涟很顺从地便往后面的马车走,似乎她们并没有意识到有任何的不妥。

等她们上了后来一辆没人的马车上,宝瑟才有些担忧地说,“我们应该呆在小姐身边的,让小姐和将来两个人单独在一辆马车上独处,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妥。”

白露傻乎乎地问,“能有什么不妥,又没人知道那是咱们小姐,都以为是个普通小士兵罢了。”

依涟也说,“我们家少爷是正人君子,绝对不会做任何僭越慕容小姐的事,这个宝瑟姐姐你可以放心的,我常年在少爷跟前伺候,我知道的。”

宝瑟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说这个也没用,小姐已经和文将军在一辆马车上了,我们又没那个权利要求文将军下来。唉,没事了,不过是我胡思乱想,总是有些不放心而已,其实你们说的也对,又没人知道小姐的身份,不需要这么多顾虑的……”

另一辆马车上,文锦渊放下了原本抱着的慕容淑,他松开手,让她睡在上面,又轻轻地抬起他她的头,让她的头可以枕在自己的腿上,这样便不害怕会硌着她的头了。

慕容淑昨晚回去自己营帐后也并没有直接睡觉,而是呆在床上又翻来覆去了很久,最起码寅时才真正睡去,所以此刻正是睡得更香的时候,任凭人怎么折腾,都安然沉睡。

文锦渊看着眼前长得如此精致的人儿,怎么睡起觉来竟可以如此?文锦渊越看她的样子越觉得好笑,眼睛仿佛微微张开着,露出来些许眼白,嘴巴也张着,还时不时的打着呼噜,样子是滑稽至极。

可文锦渊越看,越想看,他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仿佛一捧细腻的温泉,竟让人越发的觉得爱不释手……

文锦渊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心爱之人,不知不觉竟也觉得困意袭来,便眯起眼睛小憩了起来。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文锦渊和慕容淑因为昨晚都没睡好,所以在马车上睡着了都还没醒来。

突然,车轱辘好像驶进了一个大坑里,慕容淑和文锦渊都猛地向左边倾了过去,不过文锦渊反应得快,一下就稳住了身形,从头到尾都紧紧的抱着慕容淑,生怕她被磕着碰着。

不过这一颠簸倒是让慕容淑醒了过来,她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见文锦渊竟然坐在自己面前!又看了看周围,自己竟然已经坐在了马车了,而且显然是在前进中……慕容淑打了个哈欠,突然想起才起来,还没漱口,便赶紧捂住了嘴巴。

“睡醒了?”

慕容淑低下头点了点头。

“饿了吗?”

慕容淑又点了点头。

文锦渊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叶包着的东西递给了慕容淑。

慕容淑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发现竟然是鸡腿!

这可把慕容淑乐坏了,睡了那么久早就饥肠辘辘了,正饿着呢突然有人给一个大鸡腿过来,这无异于雪中送炭啊!

文锦渊看着慕容淑欣喜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随即又看见慕容淑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随即严肃了起来,“你给我慢点吃,吃香那么难看,也不避讳避讳,我还在旁边看着呢。”

慕容淑才不管那么多,暼了文锦渊一眼,说道,“那你可考虑清楚,我肚子饿的时候就是这么个吃香,我要是不饿叫我优雅点吃我还可以考虑考虑,况且,吃个鸡腿而已,还是用一张荷叶包着,就是西施来吃也是我这模样,不要用如此肤浅的眼光来定义我,谢谢!”慕容淑一边大口吃肉,一边说着话,话说完,鸡腿也啃完了。

慕容淑手里拿着鸡骨头,从马车上的窗边就扔了下去。她又看了看自己手,现在好像又找不到东西擦,便索性每根手指都用嘴巴吮食干净。

文锦渊瞧见从后面推了推慕容淑,问道,“你这又是做什么?瞧瞧你那样儿,多难看!”

慕容淑满不在乎地说,“不然怎么办?难不成你替我吮干净我的手指吗?那我还不乐意呢……”

文锦渊看着满嘴胡言乱语的慕容淑,一个劲儿地摇头,问道,“亏得你父亲还是礼部尚书,这看起来岂不是笑话?瞧瞧你……哪点儿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这话我听你说了快八百遍了,我这样招谁惹谁了吗?从你刚认识我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我又没伪装没欺骗,你一天天的大惊小怪的做什么?你如果后悔了……现在又不是来不及,你随时可以下车……又或者赶我下车……”

“你……”

文锦渊有些生气,“我就是多长十张嘴怕也是说不过你。”

俩人无话,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闷。

“好了,是我不好,不应该那么说你的,我原也没有嫌弃你的意思,不过……有些习惯了和你斗嘴,一时间没能改过来……”

慕容淑其实也没有要生他的气,不过是早上刚睡醒,又花了好些精神气力吃东西,觉得有点累而已。

“我没有生气,刚睡醒有点累而已,对了,我的丫鬟们在哪里?怎么都看不见她们?”

文锦渊见慕容淑和自己坐在一起竟然心思还放在别处,又有些生气,便说,“不知道你早上醒来没瞧见我会不会这般寻我?”

慕容淑见文锦渊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觉得好笑,看样子,像是吃醋了,这大傻子,竟然连丫鬟们的醋都吃,这可了不得,是一个大醋坛子!

“我找丫鬟是习惯了,这更衣洗漱,伺候吃饭,哪样儿可以缺了她们?将军莫不是想以后都伺候我更衣洗漱这些琐事?这叫我怎么好意思……”慕容淑故意说道。

文锦渊伸手捏住了慕容淑的脸蛋,把她往自己身边拉了过来。慕容淑一边使劲拍打他的手一样叫嚷着疼。

文锦渊说,“等将来你嫁给了我,这些都是你要伺候为夫我!这些不仅你得做,还得做好了,你得哄得为夫我高兴!”

慕容淑对着文锦渊的脸就是啪啪啪几巴掌,然后说道,“快醒醒,天都亮了还做梦呢?谁说要嫁给你了,真不害臊!”

文锦渊顺势抓住了慕容淑的手道,“你不打算嫁给我,那你想嫁给谁?”

“我瞧你那部下大壮就挺不错的,小伙子今年多少岁了,不行把我许配给他了也行……”

慕容淑笑嘻嘻地说着,文锦渊却气得一巴掌拍马车上,慕容淑只听见马车猛然发出轻微的仿佛是碎裂的声音……慕容淑吓了一跳,敢情这不仅仅是个大醋坛子,还是个火药罐子……慕容淑自知惹他生气,便故意把头转到了一边,现在还是别惹他的为好……

文锦渊越看慕容淑越觉得来气,这女人何止是没心肝,简直是件心都没有……

文锦渊只感觉到热血沸腾,体内总有股莫名的火焰在燃烧着……文锦渊用力把慕容淑的脸一下掰到了自己面前,看着这个五官都快被自己捏变形的脸,文锦渊心里只一个念头,吻下去……

慕容淑看着文锦渊几乎就要亲到自己的嘴,她心里也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亲到自己……

我还没漱口……

慕容淑眼见实在没有办法了,文锦渊马上就要亲下来了,一下子被自己口臭的恐惧冲昏了头脑,也不顾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太不雅了……

她朝着文锦渊的脸就使劲吐口水……

文锦渊被慕容淑的口水攻击吓得退了老远,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慕容淑,问道,“你做什么?”

慕容淑看着文锦渊脸上还有自己的吐沫星子,一下子悔得肠子都绿了,也只好老实的说,“我还没漱口,我不想你……亲我,我怕熏着你……”

文锦渊被这解释弄得哭笑不得,看着慕容淑自责的小脸,倒突然羡慕起她来了,他从来没有遇到一个人,可以如此真实。

文锦渊揽过慕容淑,在她额头亲了一口,说道,“既然你介意,我亲额头,总可以了吧?不过你的担心的确很有必要,你的口水……确实很臭!”

听到这话,慕容淑才第一次感觉到害臊是一种什么感觉,真的是想找个洞钻进去……

慕容淑小脸窘得不行,文锦渊在一旁却笑得开心得不行,这让慕容淑既觉得郁闷,又觉得有些甜蜜。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