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飞言情 > 2014年03期A版 > 一二三,木头男

一二三,木头男

来源:飞言情2014年03期A版作者:晕宝

01

第一次和供应商开会,关月白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男人。简洁利落的寸头,微微上挑的丹凤眼,性感凉薄的唇,跟大学时代无甚分别。销售部主管给他们介绍:“这是我们的婚礼策划师关月白小姐,这是花艺师许悭许先生。”

关月白意思意思点了点下巴,男人的眼里平静无波,比她还敷衍地阖了下双目表示知道了。相比之下,他的助手还比较诚实,对着月白呆呆地望了三分钟,哧溜一声吸回了嘴角流下的口水。

在一群人痴迷的目光中,关月白吐气如兰地将自己的策划方案一一细述。安定的大会,祥和的大会,偏偏在她讲到花材的时候,那个寸头男抬眸:“绣球这个季节根本不可能,关小姐专业知识不过硬吧。”

她像被踩着了狐狸尾巴一样,立刻反诘:“这是新娘点名要的,婚礼策划不就是帮新人圆梦的吗?”

“预算呢?”男人依旧很冷静,关月白微微抿了抿唇,一双狐狸般的媚眼转向了许悭身边的花材供应商。那大叔脸一红,咳嗽一声:“价格嘛,我一定争取,一定争取。”

许悭的目光越发冰冷。之后他再没说话,只是时不时地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上几笔。关月白的眼睛总会下意识地瞥向他骨节嶙峋的手指。

纤细,修长,很漂亮,摸上去的感觉一定很好。

男人的睫毛微微一颤,她连忙立正坐好,满脸认真地听执行者讨论婚礼布置的细节问题。等过一会儿,眼光又会忍不住向许悭飘过去。

真是煎熬。

待各个供应商离开,许悭的助理很抱歉地冲关月白说:“关小姐,真的不好意思,许先生平时只是古板了点,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会这样……不近人情。”

关月白的眼睛微微一眯,笑容里染上三分慵懒的妩媚:“没关系,我了解,我是他大学校友。”

助理目瞪口呆。

02

她与许悭,与其说是校友,倒不如说是孽缘。当年的M大,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女生楼B栋512的关月白和戴橙光。如果说关月白是妖娆妩媚的狐狸精,那戴橙光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一朵红玫瑰加一朵白玫瑰,折煞多少少年心。

关月白是谈过两次恋爱的,戴橙光却一直暗恋着一个男人,多年未果。

——那人,便是与她们同届的许悭。

“喜欢为什么不争取?”关月白的一句鼓励,却只换来哭泣的戴橙光狼狈归来。

“他说……他不喜欢,主动的女生……”

女神哭得打起了嗝,狐狸精气得咬紧了嘴唇——这是哪座深山老林里出来的原始人?

因为不甘心,关月白开始注意这个男人。一个月后她不得不承认——这男人是块又臭又硬的石头,还是茅坑里的那种。

她跟石头较上了劲。石头作为部长组织社团活动,她抢先一步把他要借的场地借到手;学校举办校园风采大赛,她带头起哄要石头上台跳江南style……

偏偏无论她如何诡计多端,他都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直到有一天,有人为了讨好她入侵学校的电脑,黑掉许悭的信息,差点让他挂了一学期的科,而她发现自己居然不喜反怒时,关月白才悲哀地承认——自己作茧自缚、搬石砸脚,居然喜欢上了一块茅坑里的石头!

毕业答辩结束那天,她去教授那里领成绩单,教授顺手摸出石头的:“帮我带给你们系的许悭。”

貌美肤白气质佳的狐狸精在男生寝室徘徊了一刻钟,也没有酝酿好要怎么跟人家善意地搭讪。拿随身镜照照,平日自己很喜欢的那双桃花眼今天怎么看怎么不端庄;嘴唇太嘟,有勾引人的倾向;衣领有点低,事业线太深……她和良家妇女之间真是隔了一道深深的海峡。

一只手摊开在她面前。关月白仰起头,正撞上许悭的双眸。他的眼睛里,盈满一种感情——那是厌恶。

“同学,如果你玩够了,请把成绩单给我。”

关月白愣了一下,他不耐烦地皱着眉头:“我知道那些事都是你做的,只是不想跟你扯上关系才没有说。但今天不同。我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去了教职楼问了才知道成绩单已经被你拿走了。它对我来说很重要,麻烦你还给我。”

关月白的睫毛轻轻眨了眨,突然很想笑——笑自己明明知道他古板冷淡,明明连橙光那样的窈窕淑女也入不了他的眼,明明自己是他最讨厌的类型,明明欺负了他那么多次……怎么会偏偏喜欢上这样的人哪,关月白?

她真的笑起来,狐狸般妩媚的眼眯起,眉目含春。纤细的手将他的成绩单在空中轻轻一扬:“本来我是想毁掉的,谁知道你发现得这么快。没办法,还你啦。”

她故意凑近他,把纸放在他的手心里。柔软滑腻的小手触到男子宽厚干燥的掌心,许悭的眉头微微一皱,眼中的厌恶更甚。关月白依旧笑靥如花,目光紧紧逼视他:“许悭,我可不叫同学,我叫关月白。酒渴起夜汲,月白天正青。”

他一言不发转身便走,好像怕沾染上什么脏东西。关月白耸耸肩,又笑了一笑。

只是这笑实在有些心酸。

一别经年,毕业后她与橙光也没再联系。想到这里,关月白雷厉风行地翻了翻大学校友录,拨通了那个许久未联络的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温柔婉约的女声:“哪位?”

“关月白。”

“狐狸精?是你?!”橙光的声音有些惊喜,“你最近在做什么?”

听到这个很久没人提起的外号,月白扑哧一笑:“我啊,我新找了一份婚礼策划师的工作。”

对面的女人哈哈大笑:“就你那张脸,不得策划一对拆一对?”

“就知道拿我开玩笑。”月白媚眼弯弯,却将某些情绪压在了层层雾霭里,“你好吗,橙光?”

“我很好,已经结婚了,老公是法国人。”

前一篇:谁说丫环是废柴

后一篇:仙君请下蛋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