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8年11月号B > 附加遗产(三)

附加遗产(三)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8年11月号B作者:飞言情

前情回顾:

温小辉怎样也没有想到,只是在街上偶然遇到的少年竟然就是姐姐让他抚养的那个大外甥?温小辉左看右看,丝毫也看不出这个比自己还高还壮的少年竟然只有十五岁!失去母亲的少年郎好像很喜欢他,强烈地想要温小辉留下来一起睡觉觉……温小辉表示:这位少年,看在我是你舅舅的分上,我可以陪你谁,但是请你不要再往我脖子上哈气了好吗!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温小辉睁开惺忪的睡眼,迟疑了三秒钟,才想起来这不是自己家,而是洛羿家。他还是第一次在一个认识才一天的人家中过夜,是不是也太没警惕心了?他有点想笑,也许亲情的羁绊真的能超越血缘,他明明是和洛羿刚相见,却完全没有隔阂,在他心里,已经真的把洛羿当成外甥了。

洛羿推开门,正巧见他爬起床:“起来了?正好,下来吃饭吧。”洛羿上身穿着运动衫,下身是专业的田径裤,大腿延伸至小腿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这两条大长腿简直能闪瞎人眼。

温小辉心想:这小子的身材真不像还没发育完的少年,除了体形还偏瘦,发育得也太好了!

温小辉揉了揉眼睛:“你起得真早啊,我刷个牙就下去。”

“好,快一点,不然粥就凉了。”

温小辉洗漱完下楼,洛羿已坐在餐桌前边喝牛奶边看报纸等着他。

温小辉抓了抓头发:“你这儿怎么连定型的东西都没有,我的头发有点乱啊。”

洛羿笑道:“妈妈的房间可能有,你可以去看看。”

“算了。”温小辉坐到桌前,面前摆着一碗南瓜粥、一个煎蛋、两个三明治和四拼的小菜,牛奶、咖啡和白开水依次排开,摆盘非常讲究,光是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哇,早餐弄得这么精致。”

洛羿放下报纸:“早餐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要吃好。”

“我妈做饭贼难吃,早上基本就是吃昨天的剩菜。”温小辉耸耸肩,“可惜我懒,难吃我也不想自己做。”

洛羿眨了眨眼睛:“你上班的地方离我这里近,不如常来我这儿,我给你做。”

温小辉想了想,从工作室到他家的距离,比到从洛羿这儿过去足足远了三倍有余,基本上是跨越大半个京城。每天上下班确实相当累,而且他妈还老管着他,他顿时对洛羿的提议有些动心。

“我自己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其实真的有点寂寞……”洛羿环视四周,轻叹一声,“有时候这里一点声音都不会有,特别安静,你来了就热闹了很多。”

温小辉顿时又有点心疼:“你放心,我既然决定照顾你,就不会辜负我姐的嘱托,我会常来看你的。”

洛羿用小勺轻轻搅着香浓的咖啡:“要是你能搬过来就好了。”

温小辉抓了抓头发:“其实……这里确实挺方便的,但是我有点不放心我妈。那个,我爸几年前去世了,你知道吧?”

“我听妈妈说过。”

“嗯,我妈看着很泼辣,其实挺依赖我的,我不能把她一个人放家里,不过我会偶尔过来住的。我回去跟我妈商量商量吧,这半年我工作室、家里两头跑,确实挺累的,每天坐地铁就要一个多小时,太远了。”

洛羿笑道:“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走出门,温小辉问道:“从这里怎么到世贸路啊,附近有地铁或者公交站吗?”

洛羿道:“我回头给你查查,今天我先送你过去吧。”

“啊,你骑单车送我过去?很远吧,你上学该迟到了。”

“还行,二十多分钟,不会迟到的。”

“行,走吧。”温小辉坐到了后车座,不过这回没去搂洛羿的腰。他平时和别人还挺自来熟的,但真正碰到亲近的人,反而又拘谨了起来。

洛羿插上耳机,载着他驶出了小区。

温小辉摘下他一只耳机,问:“你听什么呢?”

“你听听看。”

温小辉将耳机塞进耳朵里,是一首调子轻快悠扬的曲子,略带沙哑的女声唱着他听不懂的语言。他把额头抵在洛羿的背上,闭着眼睛跟着曲子轻哼起来,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一年前。那个时候他也是一边骑车一边听歌,每天的烦恼只有写不完的作业和永远不够花的零用钱,他虽然讨厌学习,可跟每一个工作的人一样,会怀念学生时代。

洛羿把温小辉送到了工作室楼下,他跳下单车,伸展了一下腰:“谢啦,你快去上课吧。”

“晚上我来找你?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不行啊,我昨天没回去,今天必须得回家,不然我妈要吃人了,改天吧。”

洛羿有些失望:“好吧,那我们……”

一辆红色的mini cooper突然拐了进来,有些粗暴地停在了他们旁边,距离他们不过一个人的距离,把俩人吓了一跳。

温小辉挑眉瞪眼,故意大声骂道:“哪个不长眼的,找死啊!”

车窗降了下来,Luca从里面探出一张妆容精致的脸,睨视着俩人:“哇,Adrian,你今天比坐地铁还环保,低碳出行的楷模啊。”说完还贱兮兮地鼓了鼓掌。

温小辉翻了个白眼:“我低碳环保心安理得啊,某些人做……”他本想骂人,可当着洛羿的面,难听的话硬生生给咽回去了,“不知道拿什么换来的车,坐着也不怕被烫着。”

Luca冷笑一声:“酸死了,有本事你也去呗?”

温小辉眯起眼睛,闪电般伸手捂住洛羿的两只耳朵,俯身对着Luca露出一口森白的小牙,低声道:“我才不会像你一样,卖得这么便宜。”

Luca脸色一变:“我看你是卖不上价,饥不择食连未成年都下手了吧。”

温小辉怒道:“这是我外甥,再不滚你今天就别想开车回去了。”

Luca朝他比了个中指,关上车窗,把车开走了。

温小辉松开了手,胸口起伏着。

洛羿道:“那是你同事?”

温小辉烦躁地道:“嗯,嘴贱得不行。”

“你跟他有过节吗?”

温小辉哼道:“没有,不就是忌妒我,忌妒我长得比他好看,回头客比他多,比他受器重,什么事情都爱找我碴儿,烦死了。”

洛羿看着Luca的车,若有所思地说:“他不是本地人吧。”

“啊?”温小辉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洛羿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不必跟小人一般见识。”

“哼,人贱自有天收,我才不跟他一般见识。”温小辉看了看表,“你快去上课吧。”

“好,改天见。”

“回见。”

温小辉深吸一口气,往工作室走去。其实每天上班都像是一场战斗,要应付嘴贱的同事、挑剔的老板、难缠的客人,刚开始来的时候,他阅历不够,就一根筋不会拐弯,吃了不少亏,现在总算是在这里站住脚了。

值早班的人不多,温小辉进屋后,只有Luca和另外两个女同事,一个是小艾,一个是露姐。

小艾年纪和他差不多,是聚星一个合伙人的远房亲戚,手脚有点笨,还好长相性格都单纯可爱,在工作室是吉祥物一样的存在;露姐给一个合伙人当了多年助理,在这里是老资历。

小艾蹦跶着过来:“Adrian,你居然没换衣服!说,昨晚去哪儿鬼混啦?”

温小辉勾住她的肩膀,神秘地说:“你这口气怎么跟我妈那么像……来来来,我悄悄告诉你。”

小艾眨巴着晶亮的大眼睛,一脸八卦地凑了过来。

温小辉突然在她耳边大声叫道:“亲戚家!”

小艾吓得大叫一声,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开了。

温小辉笑着跑了,小艾挥着拳头在后边儿追他。

露姐催促道:“别闹了,小艾、小辉,你们去把昨晚晾的毛巾收回来。”

“好。”

俩人跑到顶楼露台,那上面拉了四条晾衣绳,挂了上百条毛巾,他们一边收一边聊天。

“Adi,其实我在楼上看到你了,还有Luca,那个骑单车的男孩是谁啊,好帅好可爱啊。”

“我外甥啊。”

“哇,你们家的人是不是都长得那么好看?你外甥简直就是完美的初恋学长的形象啊,几岁了,几岁了?”

温小辉笑骂道:“才十五,你要干吗?”

“也才比我小三岁嘛。”小艾嬉笑道,“算啦,我还是等他长大吧。”

“怎么了,你跟你男朋友又吵架了?”

小艾的手顿了顿,她轻叹一声:“我怀疑他劈腿。”

“有证据吗?”

“没有,就是直觉。”小艾摇摇头,“不说他了,烦。对了,你怎么从来没说过你有外甥啊,你不是独生子吗?”

“哦,一个远房表姐,好久没联系了,前段时间才知道她儿子在北京。”

小艾唉声叹气:“我怎么就没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亲戚呢?”

温小辉使劲揉乱她的头发:“有你又能怎么样?要不我把我外甥介绍给你?”

“我是那种连小男孩都下手的人吗?”

“不是吗?”

“去你的……”

俩人嬉闹了起来。

上午一般没什么客人,温小辉收拾完毛巾,就去练习化妆去了。

午饭之前,Raven来了,直接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温小辉有点紧张,毕竟昨天刚被Raven臭骂过。

Raven看了一眼他那小媳妇样,有点想笑:“昨晚回去反省了没有?”

“反省了。”温小辉心里不服气,明明是Luca先挑衅的,可他不敢说。

“不服气是不是啊?”Raven仔细端详着自己刚刚打过蜡的光亮圆润的指甲。

“没有。”

“嘁!你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还装。”

温小辉闹不明白Raven想干什么。

“这个圈子里啊,像Luca这样的人多的是。他是你碰到的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也不是最难缠的一个,你既然想走这条路,就得有这个心理准备。”

温小辉不明所以地“哦”了一声。

“你知道Luca是谁介绍进来的吗?”

“晓妍姐。”

“是啊,而你是我招进来的。”Raven还在看自己的指甲,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温小辉恍然大悟,他之前听过八卦,聚星的三个合伙人彼此都想把另外两个挤掉,大概他们合伙建这个工作室的时候,也没想到能把它打造成全国知名的造型工作室吧。如今蛋糕大了,谁都不愿意和别人分了。

Raven笑道:“你怎么一直站着,坐呀。”

温小辉虽然有些懵懂,但还是意识到Raven是想拉拢他,他赶紧坐下了,也许自己的机会真的要来了。

Raven道:“过两天有个大公司举办的慈善晚宴,在香格里拉大酒店,邀请了不少名人,我也受邀了,当天正好要给李桦化妆,你要不要去给我打下手啊?”

温小辉顿时激动了,李桦可是国内一线女星,跟Raven关系很好,平时Raven都是带自己助理去的,怎么样都不可能轮得到他这个实习助理,Raven的话直接把他砸晕了。

Raven点着桌子:“喂,你说话啊,别让我一个人在这儿说啊。”

温小辉兴奋地说:“谢谢、谢谢Raven,我是太激动了!”

Raven斜了他一眼,笑道:“要不是阿凯临时有事,我才不会带你去呢,你去了就要争气,不可以给我丢脸哦。”

“绝对不会!”

“去买套像样的衣服啊。”

“是!”

Raven低声说:“这件事你先别告诉Luca,免得他又来惹你。”

“放心,我才不告诉他。”

Raven笑了起来。

晚上回到家,温小辉缩着脖子进屋了,冯月华双手抱臂,坐在沙发上,眼刀子“嗖嗖”地飞了过来。

温小辉撒娇道:“妈,您今天好美好年轻哦,看来羊胎素效果不错,我再让朋友从香港带两瓶好不好?”

冯月华指着地:“跪着过来。”

温小辉笑着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冯月华:“不要生气嘛,小艾跟男朋友吵架了嘛,好可怜的,我昨晚留下安慰安慰她。”

冯月华狠狠地掐了他大腿一把:“越大越不听话,早知道当年把你扔垃圾桶里。”

“我小时候那么漂亮,您才不舍得呢。”

“见鬼了,你刚出生臭死了,你长成这样一是我基因好,二是我养得好。”

“漂亮妈妈说什么都对。”

冯月华白了他一眼:“吃饭没有?”

“没呢,吃饭吃饭。”

饭桌上,温小辉扯了半天无关紧要的,然后装作漫不经心地说:“妈,我有个同事住在一新路那边,离工作室很近,她亲戚回老家了,空出一间屋子……”

冯月华皱眉道:“你想搬出去?”

“不是,我哪儿有钱搬出去住啊。我那个同事胆子小,女孩子嘛,不敢一个人住,想让我隔三岔五去陪她。我最近太累了,工作室离家那么远,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就三个小时,尤其是晚班,到家都半夜了,实在有点撑不住了,我想……以后我要是值晚班,就去她那里睡。”

冯月华想了想:“安不安全啊?”

“没什么不安全的啊,那个小区不错的。”

“那你们吃饭怎么办?”

“哎哟,两个大活人还能饿死啊。”

“那行吧,我也觉得你值晚班回来太晚了,每次你值晚班,我都要等到你回家才能睡着觉。”

温小辉有些内疚,虽然他也没做什么坏事,可毕竟骗了他妈。但他又真的很想去洛羿那里,不辜负雅雅对他的嘱托,最好的一点是他能偶尔从遥远的通勤路途中解脱出来,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晚上睡觉前,洛羿给温小辉发来条短信:小辉哥,你在干吗?

温小辉回道:准备睡觉啊,还能干吗?

洛羿问道:我看你很喜欢那天听的歌,给你找了一些类似的歌曲,到时候拷贝给你。

温小辉会心一笑,这孩子又聪明又有礼貌又细心,什么都会不说,还一点都不傲气,浑身上下简直挑不出半点毛病来。他初始时的各种担心,在和洛羿相处一晚之后,已经荡然无存了,他甚至很庆幸能认识洛羿。他拨了电话过去。

洛羿爽朗又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怎么了?”

“哎,跟你说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我妈同意了。”

“哇!”洛羿的声音听上去很是开心,“太好了!那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不是搬过去,我都说了我不能搬嘛。是这样,我一个星期值三次晚班,下了晚班都九点半十点了,折腾回家累得要命。我跟我妈说,我有个同事让我过去陪她住,我值晚班的时候就不回家了,我妈就同意了。”

“这样很好,冯女士也不会太担心你。”

“是啊,要不我也不放心我妈。”温小辉笑嘻嘻地说,“那歌单你下好了,咱们一起听。”

“没问题。”

“对了,再跟你说个好消息。”

“嗯,我听着。”

“我们老板要带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有超多的明星,他是第一次带我出去呢,因为他助理出国了,要不然也不可能轮得到我,我兴奋得都快睡不着了!”

洛羿笑道:“小辉哥,你真厉害。”

“也没什么厉害的,运气好罢了。”话虽说得谦虚,可温小辉的口气已经是十分得意了。

“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因为你准备得足够充分了,才没让机会溜走。”

“你这孩子真会说话。”温小辉忍不住直乐。

“明天你过来,我给你做好吃的,咱们庆祝庆祝。”

“好哇。”温小辉的眼里盈满笑意,他忍不住感叹一声,“奇怪啊,虽然跟你才见过一面,可好像已经认识很久了一样,我可从来没跟谁这样过。”

“也许是因为我身体里流着你熟悉的血液吧。”

温小辉的脑海中浮现了洛雅雅和洛羿的脸,心脏变得柔软起来:“肯定是。”

第二天晚上,温小辉值完班就直奔洛羿家。

虽然已是晚上十点,可别墅灯火通明。一进门,温小辉就看见桌上摆着精致的菜肴和点心。

温小辉“哇哇”叫道:“你真的做了这么多东西!”

洛羿道:“你不是说你晚上吃不好吗?要是一直有客人,连口盒饭都吃不上。”

温小辉感动坏了,就是他妈对他都没这么细心,他忍不住捏了捏洛羿的脸蛋儿:“你这小子啊,谁嫁给你绝对修了八辈子福。”

洛羿笑了笑:“快吃饭吧。”

温小辉蹦到桌前,不客气地大快朵颐,边吃边说:“下次可别做这么多了啊,晚上吃东西很容易胖的,我一胖就胖脸。”

“不如早上起来跟我一起跑步吧?”

温小辉使劲摇头:“不可能,我起不来。”

洛羿微眯着眼睛一笑:“我把你扛出去?你马上就醒了。”

温小辉“嘁”了一声:“坚决不去,一日之计在于能多睡十分钟。”

洛羿笑着摇了摇头。

吃完饭,温小辉摸着肚皮躺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被逗得哈哈大笑,洛羿在收拾碗筷的间隙里,还不忘给他榨一杯果汁。他被伺候得开心极了,在家他要是吃完饭像废物一样躺着,他妈绝对要拿鞋底子抽他。

温小辉正看得开心呢,洛羿突然坐到了茶几前,近一米八的个子,把电视机屏幕整个挡住了。

“哎,你别挡着我啊。”

洛羿从背后拿出一个礼盒:“小辉哥,送你的礼物。”

温小辉眼睛一亮,腾地从沙发上坐起来了:“哇,你干吗送我礼物?”

“祝贺你事业的进步,也纪念我们相识。”

温小辉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我都没给你准备什么……”

洛羿把礼盒递到他手里,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神情诚挚不已:“你来到我身边,就是我这辈子得到的最好的礼物。”

温小辉感觉一股热气直冲脑门儿,轰的一下子,脸颊都烧起来了,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对着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脸红。他赶紧接下礼盒:“啊,太有心了,谢谢啊!是、是什么东西啊?”

“你打开看看啊。”

温小辉拽开蝴蝶结丝带,打开礼盒,里面躺着一件Armani的最新的春季款皮质衬衫。衣服挺括平整,超薄的哑光皮面质感极好,牛皮的树形纹理依稀可见,黑色的贝母纽扣闪耀着淡淡的瑰丽光泽,一丝不苟的走线几乎把所有的低调奢华都一针一针地缝进了衣服里。他开心地说:“好漂亮!”他捧起衣服,在脸上蹭了蹭,仔细感受着那软皮面料的触感,“呜呜!好舒服,好漂亮。”

洛羿含笑道:“你喜欢就好。”

温小辉看着洛羿,眼睛亮晶晶的:“你怎么这么会挑东西?这件衬衫美死了,肯定很贵吧?”

“还好,你第一次去参加晚宴,穿这个应该很适合你。”

温小辉隔空给了他一个飞吻:“洛羿,我真是爱死你了!我现在就试试!”说完,他兴奋地脱掉了T裇,当场换起了衣服。

洛羿就这么看着他换上了新衣服,黑色的衬衫把他的皮肤衬得愈发白皙。

温小辉跳下沙发,来到门廊的穿衣镜前,臭美得左看右看:“哇!太帅了,我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就是配这条牛仔裤不合适。”

“裤子的尺寸不好掌握,所以我没买。”

温小辉忙道:“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本来打算明天去买衣服的,老板让我穿点好的,又不给报销,哼!”

洛羿笑道:“我给你报销。”

“那不行,怎么能乱花你的钱呢?”虽说他能支配洛羿的生活费,可也不好意思都用在自己身上,尤其是买奢侈品什么的,他脸皮再厚也下不去手。

“家里有我前年穿的西装,你要不要试试?我那时候个子跟你差不多高。”

“好哇!要是合适正好省钱了。”

洛羿虽然收藏了满屋子的收集品,但他的衣柜却简单很多,衣服根据季节、场合、颜色整齐地分类,数量不算很多,但质地都非常好。

洛羿拿出两条西裤递给温小辉:“你试试吧。”

“嘿嘿,刚好合适。”温小辉对着镜子整了整衣服,越看越满意,“我到时候一定要拍一堆照片发微博,气死Luca。”

洛羿道:“你那个同事还为难你吗?”

“反正他每天都一脸吃了屎的样子,这次我去慈善晚宴,都不能告诉他,不然肯定几天都不消停。”

洛羿笑道:“放心,他不会烦你很久的。”

“你怎么知道?”

“等你站得更高的时候,他就只能仰视你了。”

温小辉忍不住笑道:“你小小年纪,说话总是一副人生导师的样子,天才是不是都像你这样啊?”

洛羿笑而不语。

温小辉双手插进口袋,还在欣赏着自己挺拔俊俏的外形,突然,他感觉手指碰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掏了出来:“哎,你兜里有东西呢。”他拿出来一看,是一张对折起来的小字条。

洛羿眼神黯了几分,他伸出手,轻声道:“给我。”

温小辉怔了怔,他本来也没打算看,可洛羿的神情还有那虽然轻柔却不容置喙的语气,突然让他有些紧张,他忙把字条递了过去。

洛羿摊开字条,快速地瞄了一眼,就扔进了垃圾桶里,轻描淡写地说:“不知道谁给我留的电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塞进去的。”

温小辉揶揄道:“肯定是暗恋你的女孩子留的,你不打过去看看?”

“不了,没必要。小辉哥,你还要不要试试其他裤子?”

“不用了,这条挺好的。”

“时候也不早了,你赶紧洗澡去吧,早点睡。明天是早班吧?”

“是啊,我去洗澡了。”温小辉把自己带来的几件衣物、日用品都摆在合适的位置,就进去洗澡了。

等温小辉出来的时候,洛羿已经洗漱完毕,卧在床头看书了。他经过垃圾桶的时候,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瞄了一眼,那张明明扔在最上方的字条已经不见了。他心想,洛羿还是上心了吧,说不定真的会打过去,可内心深处,还是感到一丝形容不上来的怪异。

温小辉把身体缩进柔软的被子里,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睡吧睡吧,真困了。”

洛羿熄了灯,也钻进了被子里,轻柔地说:“晚安。”

“晚安。”

两米的大床很宽敞,俩人各盖一床被子,谁也碰不到谁,可温小辉背对着洛羿,依然有种洛羿就贴在身后的错觉,身边有一个人,哪怕碰不到,也能隐隐感觉到对方的温度和存在感,这一点跟一个人睡的感觉绝对不一样。

有个亲近的人在身边真好啊,温小辉心想。

星期六下午,温小辉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Raven突然走过来,冷不丁地说:“四点钟在你家楼下等我。”

温小辉一愣:“啊,怎么了?”

Raven瞪着眼睛:“你失忆了是不是?我要先带你去李桦家做造型,然后跟她一起去香格里拉大酒店。”

温小辉惊讶道:“今、今天?你不是说过两天吗?”

“今天不是过两天吗?”

“我以为……”温小辉有些措手不及,他以为还要过好几天,至少Raven会提前告诉他吧,哪有人提前两个小时通知的?

“你先回去吧,不许迟到。”

“可是……我今天已经答应雪梨姐了啊……”他早就和雪梨约好今天要给她化妆的,雪梨要上一个很重要的访谈,也是耽误不得的。

Raven满不在乎地说:“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了,那你是不想去了?”

“不是,我当然想去,可是我提前跟她约好的。”温小辉声音越来越小。

Raven嗤笑一声:“那你就去赴约啊,难道我会逼着你跟我走吗?”

温小辉感到一阵难受,他内心狠狠挣扎了一下,低声说:“Raven,我、我还是跟你去吧。”

Raven拍了拍他的脸蛋儿:“你可真是个小孩儿。”

温小辉拿上东西,走出了工作室,一路皱着眉头,攥着电话的手心都出汗了。

他现在赶去给雪梨做造型,是不可能四点之前回到家的,如果他爽约,雪梨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去找谁?可Raven给他的机会又是他无论如何不想错过的,他一时陷入了两难。

纠结了半天,他惴惴不安地给雪梨打了个电话。

“喂,Adrian,你到哪儿了?”

“雪梨姐,对不起,我临时有事,我今天不能去了。”

“啊?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我……”温小辉支吾半天,他本来想撒谎,可谎话到了嘴边又给咽回去了,雪梨一直对他很好,他真的要拿谎言敷衍她吗?他深吸一口气,低声说,“我们老板想带我去一个慈善晚宴,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所以……”

电话那头沉默了老半天,雪梨才说:“小辉,我是先跟你约好的,而且时间这么紧,你让我现在上哪儿找人去?”

雪梨的语气很低沉,虽然没有明显的苛责,可还是让温小辉脸上发烫,他感到一股难言的愧疚,只能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雪梨姐!我让我朋友过去帮你好不好?我下次给你免费做,随叫随到,我……”

那头已经挂断了电话。

温小辉拿着手机,看着往来的人潮,突然感到不知所措,整个人都要被内疚和羞耻感淹没了。明明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可他就是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撞碎了,在这之前,他从来不是个不守信的人。

他在路口站了半天,也没有勇气再给雪梨打电话,他想,就这样吧,以后再找机会道歉,他期盼了那么久的机会就在眼前,他无论如何不能错过。

匆匆赶回家后,他妈还没回来,他快速洗了个澡,开始做头发、化妆、擦鞋、熨衣服。全身捯饬完,他看着立身镜里俊秀挺拔、精雕细琢的青年,心里颇为满意。

四点钟的时候,Raven的司机准时把车停在了他家小区门口,温小辉看着那辆暗红色的卡宴,心里默默羡慕,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比Raven还厉害。

上了车,Raven把温小辉上下打量了一番,满意地笑道:“Armani的新款啊,挺适合你的。”他的手捏着温小辉的下巴,左右晃了晃他的脸,“教过你的鹅蛋脸修容,额角和鬓角这里衔接得一点都不好,这里的修容粉扫得不均匀,换一把好点的刷子,平角的。”

“是。”

“高光也不行,如果掌握不好轻重就先和粉底混在一起抹,别下手那么狠,会显得脸油的。”

“是。”

“还有,平时多试试几种眉形,我觉得应该有更适合你的。”

“是。”

Raven笑了笑:“别那么紧张,放松点。”

温小辉依然有些局促。

Raven扭头看向窗外,不再说话,车里一片沉默。

温小辉平时话是不少的,但是在Raven面前他根本不敢多言。其实Raven长得一点都不可怕,个子不高,清瘦,很俊秀,可自有一股凌厉刻薄的气场,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狠角色。他初涉人世,一直以Raven为努力的目标。

Raven突然问:“Adi,你几岁了?”

“十九。”

“好小啊。我刚出来工作的时候,跟你一个年纪,那个时候是真傻,什么都不懂,吃了不少亏。”Raven笑道,“你真像当初的我。”

温小辉心想,言外之意就是说我傻?他撇了撇嘴,虽然不服气,表面上只能赔笑:“我觉得自己也挺笨的,还需要Raven多提点。”

“你比我以前好多了,你有天分,有股机灵劲儿,而且长得也好看。”Raven扭过头来,冲他一笑,“Adi,你只要走对了路,一定能红的。”

温小辉笑道:“借你吉言。”

“你觉得我、琉星和晓妍谁更有天赋?”

“当然是你了,你最年轻,入圈最晚,但名气一点都不输给他们。”

Raven叹了口气:“是啊,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吧,我现在势头比他们都好。琉星年纪大了,思维局限得厉害,这两年都没有什么创新。晓妍那个女人我从头到尾都没看上过,要不是她有个有钱的爹,就凭她那点本事,混得出头才怪。”

温小辉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Raven平时除了授课和监工,甚少搭理他,最近虽然明显表现出了拉拢他的架势,可是突然跟他说这么多不该说的,就已经不仅仅是拉拢了,而是直接逼着他成为自己人啊。这些话他听了,那就没得选择了。他只得硬着头皮点点头,跟着附和。

“你听说了吧?我们最近正在谈一笔四个亿的投资,要在全国十四座城市开设工作室和学校,这对聚星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时机,可是琉星担心砸招牌,不愿意扩张,晓妍又不满意分成,东挑西捡的。这笔生意要是由着他们去折腾,早晚得吹了。”

温小辉听得心脏怦怦直跳,只能继续点头。

Raven叹了口气:“看来聚星要走得远,只能卸掉一些重负了。”

温小辉小心翼翼地说:“Raven,你的意思是……”

“其实我也挺舍不得的,我跟晓妍虽然不对付,可也毕竟合作了多年,情义还是有一点的;琉星,算是我的老师,对我有知遇之恩,唉!不过我也不会亏待他们。”Raven闪烁着精光的眼睛看着温小辉,“如果聚星真的要分家,我希望留在我身边的都是我看得上的人才。Adi,你的机会马上就要来了,你要把握住哦。”

温小辉懵懵懂懂,他有种窥见了秘密的兴奋,又有些承担了秘密的紧张。他跟琉星、晓妍接触不多,如果聚星分家了,他肯定是要跟着Raven的,如果Raven能拉到那笔投资,那么聚星在Raven手里肯定会做得更好,怎么想,这对他都是一件好事。

下期预告:Raven突然的赞许让温小辉有些受宠若惊,不仅如此,Raven还带着温小辉去了当红女明星的家,还有一个向来只有名人雅士才会去的聚会。聚会上,温小辉认识了一看起来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的罗总和一个拥有者隔着西装都能看得出蓬勃的胸肌的男人……

前一篇:高甜先生(一)

后一篇:没有了,返回本期目录杂志首页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