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 18年11月号B > 叮咚,提督男友到货

叮咚,提督男友到货

来源:桃之夭夭桃之夭夭 18年11月号B作者:飞言情

简介:游四方人如其名,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专门代购壮阳药,却偏偏碰上了个不解风情的家伙,扣了她的包袱不说还要她付通关钱!哼,要钱没有,要人……快来呀,卫大人,别害羞嘛!

楔子

夜幕降临,天渐渐暗下来,一个穿着灰色粗布衣裳家丁模样的男子正东张西望,迅速闪进了街角一家不起眼的古玩店。他见店中只有女掌柜一人,便凑到她面前小声说道:“天王盖地虎,最爱甩袖舞!”

女掌柜游四方抬起头冲着他颇有深意地一笑,挑了挑眉,摊开手掌。

男子一只手把字条塞进她手里,另一只手把一沓厚厚的银票放在柜台上,随后一言不发快速地出了店门,隐没在夕阳里。

游四方展开手中的字条,瞧了瞧,找出一本账册提笔写上:薛老爷薛富贵,苗家壮阳丸三瓶。

男人上了年纪,万事都有些力不从心,到她这儿来买药的都是些高官富商老爷,自己上门怕丢了面儿,往往就遣了家中的下人前来订药。

她这家小店明面上是家古玩店,专门四处收集古玩宝贝,暗地里却到处帮人买些“意想不到”的玩意儿,正应了她爹娘给取的名字,云游四方。她给自己这行当取了个新鲜的名儿,叫代购。

一、没脸没皮的游四方

壮阳丸三十瓶,强腰膏五十瓶,女儿国胭脂十盒,包生儿子熏香八根……

游四方仔仔细细地清点了货物,然后将清点完的货物一股脑儿全装进包袱里。这次出城,她要去苗疆、连城和女儿国,这一路要把欠的货物都补齐了。由于这次买的东西太多,为了不引起注意她只能把自己伪装成年逾古稀的老妪,一瘸一拐慢悠悠地进城关。

“慢着!”刚走进城门,一个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脑后传来,“我怎么觉得你很面熟?”

这种搭讪的方式也太老套了……

但游四方的脸上还是挤出满脸的皱纹,笑着转过身,走到那位男子面前说道:“大人您说笑呢,老朽我这是第一次来到这云城。”

听闻游四方这番话,男子抿着唇,仔细地打量她。她自觉伪装得十分成功,坦荡地回望男子。只见他身穿铠甲,身姿挺拔,黑发束冠,眼睛炯炯有神,面容棱角分明,也许是长期风吹日晒,皮肤黝黑发亮。

“我在城关一共见过你四次。”男子摸着下巴,缓缓地说道,“第一次你装扮的是一位回乡探亲的少妇;第二次你装扮的是一位瘦弱的男子;第三次你装扮的是一位大腹便便的富商;而这一次你又装成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

见他所说与实情一字不差,游四方自知已被他看穿,娇俏地笑起来,一只手轻拍在他胳膊上,说道:“大人好讨厌,你好关注人家哟!”

男子身子一僵,微微后退一步,黝黑的脸上透出些可疑的微红。他拉住她背上的包袱,生硬地说道:“你这包袱里有什么?我要打开检查一下。”

“要是我告诉你……”游四方微微踮脚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这包袱里头都是些女子的肚兜之类的,你还要打开检查吗?”

男子感觉被游四方调戏了,脸上红得发烫。他强硬地扯过她的包袱,打开仔细检查起来。可看了一会,他的耳朵就红了起来,心想面前这个女子也太不害臊了吧,包袱里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你、你这包袱里都装些什么!?”男子拿起一瓶壮阳丸,冲游四方说道,“这是从苗疆买来的?”

“是呀,大人你真是明知故问。这是给我儿子还有我相公买的,不可以吗?”游四方上前想从他手里把东西拿回来却扑了个空。她微微一笑,说道,“怎么?大人你也想要?”

游四方退后一步,上下打量他,咂了咂嘴,摇头道:“不是吧大人,您还年轻呀……”

闻言男子皱了皱眉,她那眼神像是一把刀把他给从上到下“凌迟”了一遍,他忍不住上前覆住她的眼睛,说道:“你这包袱要扣押在这里。”

“凭什么!”游四方伸手把他的手掌拿来[这是啥意思],提高了声音嚷道,“我这包裹里并没有什么触犯了皇权的东西,你凭什么说扣押就扣押?”

刹那间,她的睫毛扫过他的掌心,痒痒的。男子僵硬地松开手,一边转身收拾包袱,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你这都是从邻国买回来的东西,进城的时候理应要缴纳一定的通关钱,你交了钱我就把包袱还给你。”

“喂!”游四方束手无策,冲着他的背影生气地大吼,“你不是个守卫,是个流氓吧!”

二、铁面无私的卫大人

通过多方的打探消息,游四方才知道,这男子确实不是个守卫,而是九门提督卫嘉戎。

各位买了东西的老爷和夫人们一直催货,可若是缴纳了通关钱,那游四方这一趟出门可就一丁点儿钱都没得赚了。思来想去,她准备私下里去会会这个卫嘉戎,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法子。她来到他平日里掌事的统领衙门,赶巧了他正在衙门里。她踟蹰着上前,刚想开口却被他抢了先。

“你来拿东西了?”卫嘉戎扫视她一眼,把包袱从后头的柜子里拿出来,又翻开桌子上的一本册子,看了几眼,说道,“我仔细地算了算,按照通关法上列举的算法,你那一包袱的东西,大概要缴纳通关钱五十……”

“慢着,卫大人。”游四方有些难以置信,伸手在自己脸上比画了半晌,说道,“你认得出我是谁?那天我易容成那样……”

卫嘉戎挑了挑眉表示小菜一碟,接着说道:“通关钱五十……”

“慢着,卫大人。”游四方再一次打断他,换上一副哭相,泪眼婆娑地说道,“卫大人,我早年死了相公,无依无靠,就靠着这点钱营生,能不能请你大人有大量……”

“你不是说你相公还需要……喀喀……壮阳丸吗?”卫嘉戎明白游四方难缠,一只手扶着额头,一只手无力地挥了挥让其他人退下,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你只有两个选择。”卫嘉戎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第一,你把通关钱付了;第二,你这包袱就别想拿回去了。”

这明明就是同一个选择!

游四方不死心,嬉皮笑脸地凑上前,小声道:“卫大人,我有其他宝贝送给你。”说着她神秘兮兮地从身后拿出一小瓷瓶,眯着眼睛,说道,“卫大人,看您这健硕的身板,那包袱里的东西肯定用不上,但依照您不苟言笑、刚正刻板的性子,肯定不知道怎么和喜欢的女子相处吧?这也是从外头买回来的好东西,给女子催情用的,我都没舍得卖给别人,嗯……”

后头的话被卫嘉戎堵了回去,他越过桌子捂住游四方喋喋不休的嘴,正想说什么,却被她一口咬在虎口上。虽然不疼,但他似乎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的贝齿嵌进了他的肉里。他感到被咬的地方一片火热,似乎要烧起来似的。他猛地缩回手,放在胸前不知所措,皱着眉头看着游四方。

“卫大人,我发现你挺有趣的。”游四方竟然笑起来,指着他黑里透红的脸说道,“你是不是害羞了?”

卫嘉戎抬手遮住脸,无奈地说道:“若不交钱的话,能不能麻烦你快点从我眼前消失……”

游四方觉得他无可奈何的样子格外有趣,俯身上前假装要摸他的脸,故意逗他,说道:“卫大人,那包袱里的东西我不要了,你回头慢慢试用,好用的话下次找我购买,我走了,你可别想我哟。”

卫嘉戎连连后退,生怕被她占了便宜似的。

游四方大摇大摆地走出衙门,刚转入拐角便从手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小东西——女儿国胭脂。她刚刚趁着卫嘉戎躲她的工夫顺手偷回来的。这一趟出门的损失可是十分巨大的,她可要想点其他法子把钱给赚回来。

三、英雄救美的妙招

卖了这么久东西,除了赚钱,唯一的好处就是认识了很多富家老爷和夫人,他们有钱有闲,也舍得在自己身上投资。那些欠着货的客人她可不敢联系,只给其他的夫人送了信,邀请她们饭后去街角的天香楼小聚。

天香楼是城里最大的青楼,游四方花了血本包下了天香楼的一楼。至于为什么让夫人们去青楼呢,因为这儿女子多,还都是些年轻貌美的女子。有比较就有了竞争,而有了竞争,自然就有了购买力。

“各位夫人们都知道,这一趟我去了苗疆。大家应该都听说过,苗疆的女子可以给男人下蛊让男人对她死心塌地吧?”见众人频频点头,游四方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说道,“错了,这都是传说,真正让男人们倾心于她们的,是她们鬼斧神工般的妆面技巧。”

游四方把自己珍藏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拿出来摆在桌子上,一边往自己脸上抹,一边介绍道:“这一次我发现,她们出了一款新型的妆面,确实非同凡响。这是在我们城里从未见过的,若是按照我说的妆面装扮自己,各位夫人的老爷肯定不想再看其他女子一眼,我把它取名为‘小妾终结者妆面’。”

一听这话,夫人们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游四方打蛇随棍上,说道:“不过各位夫人,想学习总得花点本钱,看在我跋山涉水去到那么远的地方的分上……”

话音未落,夫人们纷纷命身边的丫鬟送上了银票,一时间,游四方便赚得满盆金银。她也从不弄虚作假,把自己在外头看来的新鲜妆面方法一一讲给她们听。这些夫人,从前是大家闺秀,早早便嫁入夫家相夫教子,这些对她们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一时间对游四方崇拜得五体投地。

“最后的点睛之笔便是今日我要介绍的终极法宝。”游四方装作神秘地拿出女儿国胭脂,说道,“这款胭脂可不同于咱们城里的胭脂,它是从女儿国一种特殊的花中提取出来的,在其他地方都无法觅得。若是各位夫人想要购买,我可以为你们效劳。”

不仅夫人们,围观的青楼女子们都热情高涨,一个个拿出荷包想要预订。就在这气氛异常融洽之时,一声大喝从天香楼门口传来:“你这个骗子!”

游四方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群小厮模样的人把天香楼大门围了个严实,为首的那人拿着棍子,说道:“咱们老爷说,在你这儿买了……滋补药,好些日子过去了,钱你收走了,东西的影子都没看到!”

游四方这人,虽然爱财但做人坦荡。对于这次的事情,她自知无可辩驳,绞着手指虚心承认道:“东西我确实没给各位老爷送去,但我确实买了,只是被人拿走了……”

“被谁拿走了?你就是骗子!”小厮举着棍子就要冲上来,“给我打!”

游四方缩着脖子不准备躲,该来的总会来,光逃避也不是办法。只是她恨死这个卫嘉戎了,让她白白挨打不说,还毁了她的招牌。

“谁敢动手!”卫嘉戎的声音从人群后传出来。众人看去,只见他背着手,慢悠悠地走到游四方身边,冲着小厮们说道,“我把东西拿走了,怎么?要不去我衙门里拿?”

这九门提督谁不认识,小厮们不敢造次,恹恹地走了,围观的人纷纷散去。

游四方抬头看着卫嘉戎面无表情的侧脸,这男人虽然死板的要命,但做事倒是很有担当,他挺身而出的瞬间让她有种被人保护的感觉。

“卫大人。”游四方轻声唤他,“看来你真是想我了,这么快就来找我了。”

四、真实的身份

未等他回答,游四方伸手点了点他的胳膊,说道:“还是……你用了那包袱里的东西,所以到天香楼来找乐子?”

对于她语言上的调戏,卫嘉戎已经适应了不少。刚才他清点包袱里东西的时候才发现少了一个胭脂,所以派了手下的人找她,没想到收到回报,她竟然在天香楼。待他到了这儿,正巧看见那一副场景,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些生气,一时间没控制住就开口帮她解了围。

卫嘉戎此刻一脸愠色,不知在气自己还是气什么,他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冲她摊开掌心,说道:“拿来!”

游四方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走过去把自己的脸放在了他的掌心。

卫嘉戎吓了一跳,掌心细腻柔软的触感是他未曾感受过的,他感到自己一时间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待回过神来,他飞快地撤了自己的手掌,从她手里夺过胭脂,脸色低沉地离开了天香楼。

游四方看着他僵直的背影笑了笑,乐呵呵地回了家。刚到门口,一个穿着统领衙门衣裳的男子正等着她,见她回来,男子上前一步,说道:“游姑娘,提督让我给你带个话。”

原来卫嘉戎觉得扣了她的包袱有些内疚,想给她一笔生意赚回些本钱。看为她常往邻国跑,想让她带个东西去东国。来人把路费和银子递给她,告诉她三日后卯时,东国城门口第三棵树下,那头自然会有人应接。

这卫嘉戎倒是个外冷内热的家伙。

游四方把东西接过来,碗口大小的东西竟然有点沉,她低头掂了掂分量,刚想问问有没有接头暗号,那人已经消失在了渐渐变暗的暮色里。她有些狐疑地回了屋子,打开一瞧,里头竟是一个打磨得异常精致的宝石兽首。

这东西怎么那么眼熟?游四方把藏在书架暗格里的图纸找出来,仔细地对比,发现那东西竟然真的和图纸上的一模一样!

她心头一跳,咬着指甲在书房里踱步,为什么偏偏是卫嘉戎呢?

其实游四方的真实身份是九歌门的隐捕,从小在九歌门长大,被培养成最全能的捕手。而所谓隐捕,平日里一直隐藏身份,只等到执行任务那一次才会以捕手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一次,上头交给她任务,说是宫中有人把进贡来的物品偷渡去邻国变卖,甚至连先皇留下的遗物宝石兽首都不放过。能轻易接触到宫中的物品,说明官阶不会太低,如今看来,这个人就是卫嘉戎。

游四方假借做代购接触富家老爷夫人们,是想从兽首的买家入手,如今没料到,卖家倒是先浮出了水面。她默默地走到门口把渔网挂在门上,暗示九歌门的眼线准备收网。可她心里依旧不愿相信,甚至动了让卫嘉戎逃跑的念头。她被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可这个想法就像是一壶沸腾的水,倒入了她的心湖,让她一刻不得安宁。

脑海中百转千回,一向警觉的她没有注意到,远处的黑暗中,卫嘉戎微微皱了皱眉头。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大亮,游四方便束了发,换上一身黑衣准备出发,刚走到门口却看见卫嘉戎背着手定定地看着她。

游四方微微一愣,立马换上一副笑脸,走到他跟前站定,抬起头看他:“卫大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

五、狗血的反捕

“你这是要去哪儿?”卫嘉戎低头打量她,“你这身打扮倒是有些奇怪。”

“偶尔来点制服诱惑呀,怎么样,卫大人喜欢吗?”游四方大着胆子伸手轻抚卫嘉戎的脸颊,撒娇道,“还不都赖你,害我赔了那么多银子,所以这次出门我得多买点东西回来赚回本呀,不过你放心,这次我会交足了通关钱的。”

卫嘉戎一把捏住她乱摸的手,拉着她往外走,说道:“我备了马车,和你一块儿去,免得你偷偷私藏货物。”

游四方作为捕手训练那么多年,在遇事处变不惊这一点,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她拢了拢肩上的包袱,晃着他的手,说道:“好呀,卫大人我们私奔去。”卫嘉戎深深地长叹一口气,感觉自己时刻被她占便宜。

两人上了马车,游四方紧紧地贴着卫嘉戎坐好,在他身边蹭了又蹭。他感到自己的毛孔都张了开来,抬手扶额,头也不抬地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说道:“你坐那边去,保持马车的平衡。”

游四方吐了吐舌头,不情不愿地坐到他的正对面,心里却松了口气,只有离他远一点才不会被发现包袱里的宝石兽首。

这卫嘉戎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他让她送的东西,现在又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莫非是发现了她的身份想要在路途中杀她灭口?可她没觉得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呀……要不要通知九歌门取消行动?可她好不容易才碰上这次机会,能够把买家和卖家一网打尽……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两人很快出了城,道路越来越崎岖,环境亦越来越荒凉。周围安静下来,游四方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卫嘉戎,其实他长得挺好看的,虽然黑了点,但却别有一种坚毅的味道。

一眨眼便到了晚上,两人下车整顿,车夫牵着马儿去远处吃草,卫嘉戎生了火,两人围在火堆边休息。游四方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火光映在她的脸上映出一片柔光。

“卫大人。”游四方每次这样唤他,尾音微微上扬,像是一根小柳条儿扫过他的心头。她舔了舔嘴唇,朝着卫嘉戎走过来,说道,“这荒郊野外的,最适合干什么你知道吗……”

“你别过来!”卫嘉戎迅速站起来,连连后退,“你离我远一点,我什么都不想干。”每次她靠近,他都感到心头一阵紧缩,像是有人揪住了心尖。

“卫大人,你想什么呢。”游四方以捉弄他为乐,“荒郊野外最适合打只野鸟烤着吃呀!”

卫嘉戎当然没有心情打野鸟,从车上拿了包干粮扔给她,又甩了个白眼过去让她安生些,自己走到远处去透透气。不知是不是火堆的缘故,他觉得有些热,嗓子亦有些发干,甚至背上都起了一层薄汗。

卫嘉戎回来时,游四方已经歪倒在一边睡着了,他轻轻地戳了戳她,确认她已经睡着后,脱了自己的外衣盖在她身上。睡梦中的她没有了醒时的伶牙俐齿,反而多了一些可爱。

凝视她半晌,卫嘉戎迟疑又有些笨拙地拂开她脸上的碎发……待看到她压在身下的包袱时,目光变了又变……

第二天两人很快就进了东国,眼看着卯时越来越近,游四方竟然觉得有些紧张。她知道暗地里九歌门的人一直跟着他们,只是不知道今日过后她和卫嘉戎会变成什么样子。

突然,四面八方涌出一群穿着统领衙门衣裳的人,他们握着武器站在卫嘉戎身后。他走上前几步,说道:“你竟然打着代购的幌子,暗中交易宫中的物品,这一次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话说?”

游四方一向认为自己见多了狗血的事情,但卫嘉戎这话什么意思?

六、九九归一

卫嘉戎这家伙不会在演戏吧……

“你身后的包袱里是什么?”卫嘉戎率先开了口,原本就黑的脸此刻更是乌云密布,“你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游四方偷偷示意,让暗中保护她的九歌门护卫先别轻举妄动。随后她从包袱里把东西拿出来,冲卫嘉戎示意道:“是宝石兽首啊。卫大人,不是你让我运到东国的吗?”

卫嘉戎接过宝石兽首,左右仔细验了验,扔到一旁,说道:“拿个假的也想糊弄我?是不是已经把真兽首转移了?”

游四方看了看被扔在地上的兽首,渐渐回过味来,知道自己可能被骗了,扯开衣领想把贴身令牌拿出来。卫嘉戎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压住她的手,冲她喊道:“你用说的就行了,别脱衣服!”

游四方挣开他的手,拿出令牌朝他晃了晃。

“你是九歌门的隐捕?”卫嘉戎认出了令牌,但她“卖春药的小骗子”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他依旧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她,“就这玩意儿打铁铺一两银子能做十个,你是隐捕的话我还是皇上的的妃子呢!”

这……卫大人您还得问问皇上愿不愿意……

卫嘉戎二话不说把游四方的双手绑住送上了马车,随后自己也上了马车,从衣服下摆上撕下一块布,仔细地帮她垫在绑绳子的地方。

“卫大人,你这是心疼我呀?”游四方举起手冲他晃了晃,说道,“我觉得我们俩都被骗了。那人不知道我是九歌门的人,看最近的情况以为我们很亲近,冒充你的手下让我运送假的宝石兽首,其实转移了我们的视线,真的兽首一定已经被他运送出去了。”

“什么叫‘以为我们很亲近’?”卫嘉戎沉默了一会儿,他牵过她的手,捂过她的嘴,两人还在荒郊野外共度一夜,这样还不亲近吗?他轻飘飘地从鼻子里哼一声,翻了个白眼转过头不再看她。

卫大人,我们的重点是这个吗……

原本以为误会已经解开,可谁知回了京城,卫嘉戎却把她关进了宫里的大牢,还派了手下专门看着她,生怕她跑了似的,这是什么骚操作?她也是有公务在身好吗?她也是为宫中办事呀!可说来也怪,九歌门的人看她被关进大牢,就一点行动都没有?

傍晚的时候,卫嘉戎来看游四方,拿了厚厚的被子给她铺上。她想不明白他的用意,调侃道:“怎么,今晚你要在这里睡吗?”他这是打一个巴掌再给颗枣吗?

卫嘉戎无语,微微皱了皱眉,都这时候了她还有心情调戏他。踟蹰半晌,他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袱打开,她定睛一看,竟是强腰膏。他把强腰膏放在游四方面前,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九九归一。”说完便摸了摸她的脸离开了。

他略微粗糙的手指滑过她的脸颊,这触感有些奇异。她看了看地上的强腰膏,仔细思考他莫名其妙的话。坐以待毙不是她的处事风格,有个秘密她一直没告诉过别人,其实宝石兽首是一对的,一雌一雄,另一个她曾经在苗疆看见过,兽首这种东西就像杯盏,成对才更值钱。

“大哥,守卫大哥,我有个好东西给你!”游四方拿起强腰膏,把胳膊伸出栏杆外头,喊道,“男子最重要的是什么?腰好呀!”

七、情商不够,演技来凑

游四方把所有的强腰膏和九歌门全金打造的令牌都给了看守她的守卫,只求他悄悄带一句话去九歌门的府上给她师父,希望师父能去苗疆找回另一只宝石兽首,用它把她从大牢里换出去。她也不怕守卫去告诉卫嘉戎,要提高自身的价值才不会在牢里吃苦,这点聪明她还是有的。只是她不知道,她和宝石兽首谁更值钱,若是师父要财不要人她就完蛋了……

几天过去了,外头一点动静都没有,安静得她以为自己在大牢里这件事已经被所有人忘了,而看守她的人亦没有再出现。

第五天晚上,约莫到了后半夜,外头传来了说话声。游四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个穿着统领衙门衣裳的人走了进来,正是那个给她宝石兽首让她送到东国的人。

他本是卫嘉戎最得力的手下秦超,因为赌博欠了钱,便偷了宫里的东西去变卖。谁知被卫嘉戎发现了,被赶出统领衙门不说,还把他上报给了朝廷,要赔偿宫中丢失物品的损失,这么多银子他哪里拿得出来,只得再离开宫里之前,好好干一票大的。

“我给的筹码怎么样?卫嘉戎对我不仁,我便对他不义。若你把我救出去,另一只兽首,我带你去苗疆找。”游四方坐起身,抱着胳膊看着他,“怎么样,你手里的那只卖出好价钱了吗?”

秦超很有心机地穿着衙门的衣裳,顺利地从守卫那里骗来了钥匙。他打开了牢门走进来,蹲在她面前,伸出两指捏住她的下巴,小声道:“托你的福,我没卖成。”他本想用假兽首引开视线,却不料卫嘉戎在全程关口设下了严密的戒备。

“那正好,东西还在你手里的话我也不用费心去找了。”游四方突然翻身从被子里拿出火折子扔到地上的枯草上,一时间火光四起,浓烟迅速弥漫开来。这火折子正是那日卫嘉戎藏在被子里的。

“你骗我?”

“废话,这都什么时候了,若真有那玩意儿,我还告诉你?”游四方站起身,外头已经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因为怕被人发现,卫嘉戎不敢埋伏在大牢周围,所以放了火折子在被子里作为信号,如今一看到火光便往大牢里赶。

九九归一,这是卫嘉戎留给她的暗示,九歌门和九门提督联手了,随后又扔了她的主打产品强腰膏,代表让她也加入这场战争,强强联手。幸好她够聪明,不然可要被他笑话了。

秦超从腰间拿出一把刀冲游四方砍了过去,虽在九歌门训练那么多年,但她终究不是秦超的对手,很快便被他抓住,被他用刀抵着后背。

“游四方!”卫嘉戎的声音传来,这是第一次他连名带姓地叫她。游四方看过去,只见他站在她面前,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秦超,你偷的宝石兽首已经在你家找到了。”卫嘉戎冲他伸出手,好言相劝道,“今日你已经无路可逃,大牢的出口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只要你把人放了,我帮你还赌债。”

闻言秦超冷笑起来,他自知无路可逃,拉着着游四方慢慢地往大牢深处走。他在大牢背面的墙外放了炸药,今日本准备从游四方这儿套出话后便一把火把大牢炸了,没想到现在便派上了用场。

卫嘉戎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三个人在大牢最深处的铁窗户前停了下来,月光透过铁栏杆照进来,显得苍白无力。秦超冲着游四方诡异一笑,从怀里掏出火折子扔了出去。

这是他们之前并未想到的,一时间,爆炸声四起,整面墙朝着他们压了过来,游四方挣扎着要跑,却还是被倒塌的墙面死死地压在了地上,一瞬间便陷入了昏迷。

整个大牢瞬间陷入火海,浓烟让人眯了眼,可卫嘉戎顾不得那么多,朝着喷射而出的热浪逆行而入,在一片浓烟中摸索着游四方的身子。有灼热的气息爬上他的后背,继而又蔓延至他的手臂……

在一次又一次地尝试中,他终于摸到了游四方的手。他一把拉起她护在怀里,冲出了大牢……

八、卫大人,好死相哦

游四方只微微有些灼伤,休息了几天后便活蹦乱跳的,倒是卫嘉戎,整个后背被烧伤了,手臂上也留下了狰狞的痕迹。

游四方去府上看他,卫嘉戎光着身子趴在床上无法翻身。虽然疼得死去活来,在她面前却打死也不坑声。

“卫大人,我失业了。”游四方蹲在他床头和他平视,捧着一张小脸露出委屈的样子看着他,“你说怎么办呀?”

“为什么呀?”被她这么看着,卫嘉戎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赤裸着上身。

“我们隐捕,一生只执行一次任务。”游四方眨巴着眼睛看他,“因为只要执行了任务,我们的身份便暴露了,失去了‘隐’的资格……”

闻言卫嘉戎有些手足无措,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在原地挣扎了半晌,迟疑地问道:“要不我把当时扣押的包袱还给你?不收通关费!”

游四方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她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说句“我养你啊”有这么难吗!

可卫嘉戎想来想去搞不明白,他没说错话啊,他已经对她特别优待了啊,这么没原则的事情他从来没做过!

女人生气的后果便是离家出走了。这游四方一走便是一个多月,一点音讯都没有。卫大人很生气,后果也很严重,他下令严守所有的城门,每一个进城的人都要打开包袱严查。只要不是本城的东西,统统都要上报给他。

很快,游四方便出现了,她气呼呼地冲到他衙门里,把包袱摔在桌子上,说道:“我给我相公买药去了,凭什么要交通关钱!”

“什么药?”卫嘉戎挺了挺胸脯站起来,自豪地说道,“你相公身体很好,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买开窍药!”游四方把包袱打开,扔到他面前,说道,“希望他脑子能开窍!”

卫嘉戎包公似的黑脸慢慢舒展开来,走下来不顾她的挣扎抱住她,小声在她耳边说道:“这是衙门,影响不好,我们公事公办,交通关钱吧。”

“……”

VC: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