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子请下跪 > 豆豆小说 第三章

第三章 豆豆小说

来源:主子请下跪作者:泠豹芝

「水儿你快过来帮我!」哥舒莲花满头汗,累得招手呼唤。

听她叫唤,水儿马上回神,趋前一把抢过瓶子,唯恐这是小姐要整治她的由头,「小姐,瓶子奴婢洗就好。」

反正也洗得没剩几个,哥舒莲花就放手让她洗,顺便站了起来,舒展一下蹲得太久酸痛的身体。看来要当个万事都要做的丫鬟,没有强壮的身体跟强健的心灵还真做不到,万幸自己没有穿成丫鬟,感觉自己真不是做丫鬟的料啊,她苦中作乐的想着。

她不过是蹲在这里洗个瓶子,就全身累得快要散架了,看来这身子太过娇生惯养,散步还是不构,她以後要把做运动加入自己每日的功课中。

「小姐,洗、洗好了……」

水儿胆颤心惊的洗好瓶子,看小姐好像只有在一旁伸展手脚而已,并没有盯着她,想要用这当由头来处罚她的意思,微微松了口气。

接着她就看到小姐掀开米缸,里头的米不到半斤,她害怕小姐怪到自己头上,急忙安抚道:「小姐,府里迟了几日,应该这几天就会把米送来了。」

「靠人不如靠己。」

「什、什麽?」她惊慌失措,不懂小姐在说什麽,总之小姐最近变得好怪。

「我的意思是,靠别人不如靠自己,把水装了,我们明日把这水拿去换银两,弄点好吃的回来。」

哥舒莲花娇俏甜美的笑容像阳光般炫目,水儿却浑身鸡皮疙瘩,上次小姐这样笑的时候,转头就叫来人牙子把阿莲卖了,然後用这笔银两去最好的脂粉铺里买了胭脂回来,画了一个精致美艳的妆容,也没人说什麽,於是她往後更加小心翼翼的侍候着脾气阴晴不定的小姐。

稍後,只见小姐把那些树皮全都搬进了房里,等她煮好饭送进小姐房里准备侍候她时,房里不见小姐,却多出一个矮瘦的中年男子。

怎麽会有男子在小姐房里,这不但於礼不合,若被发现,小姐没有命,她也不用活了!

水儿尖叫出声,松开手里的托盘,就见这个矮瘦的中年男子一个箭步向前,救了那落下来的托盘,同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哈哈哈,看起来效果不错,果然当时学了好莱坞特效化妆术是对的。」哥舒莲花摸着自己的脸,口气有点自豪。

「小姐,是、是您?」水儿几乎哑口无言,小姐把自己扮成个中年男人,这、这到底是怎麽弄的?

「嗯,瓶子装好水了吗?」

怎麽也看不出这个中年男子是小姐,她呆楞回应,「嗯。」

等哥舒莲花卸了妆换了衣服,分了一半的食物给水儿,水儿惶恐不安的接过,食之无味的吃着嘴里的米饭,她眼前的小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都快不认得她了。

隔日天才刚亮,哥舒莲花就又扮成昨日的中年矮瘦男子,还说什麽自己的指甲太好看容易露馅,竟把她那双白嫩小手涂得黑乎乎,沾满了灰土,指甲缝里也全是脏污。

哥舒莲花张开手,对着将亮的天空检视,看着自己那双脏兮兮的手似乎很得意,然後收回手,拿了件道童的衣服叫水儿穿上。

这衣服跟小姐身上那件,还是小姐前些天拿了些旧衣物叫她缝的,她当初不明白小姐为何叫她做这种衣物,现在才知晓这是做给她们两个穿的。

「你跟我出去不要说话,只要装成哑巴,眼睛看着地上,懂吗?要不然你的声音会露馅的。」

水儿早被哥舒莲花的举动吓得六神无主,走路时腿直打颤,只敢看着脚下的石板路。

哥舒莲花则拿着自制的两样东西,一样是丑陋的羽扇,那是用捡来的野生鸡毛,杂七杂八的捆成一圈做的,哥舒莲花拿在右手上摇着,水儿只觉得一辈子都没见过这麽丑的扇子。

哥舒莲花另一手拿着一个非常小的竹筒,里头装了半满的碎石沙土,用布把另一头给封住,使得里面的沙石不至於掉出,摇晃的时候会发出喀啦喀啦的声响。

哥舒莲花连夜做好这些,水儿也不知道她要干什麽,就见小姐拿着这两样东西,一早就说这是她的两大神器,大摇大摆阔步向前,带着她走去城里。

【第二章巧扮大师赚口粮】

天刚亮,不少城里人已经出来活动筋骨,小贩们摩肩擦踵的吆喝着招揽客人。

几个早起的公子哥们让底下的仆役提着鸟笼一起出门,在人来人往的的街巷中聊起鸟儿,此时有人打开窗子,小孩的哭闹声音从窗户内传了出来,好像整座京城在吵杂的声音中慢慢苏醒。

水儿害怕的跟着哥舒莲花的脚步走,哥舒莲花最後停在市场最侧边的角落的巷子,这里没有摊位也没有人流,在这热闹的城里,安静得像一处墓地。

铺了块布,她什麽也不做的在巷子里找个角落坐了下来,水儿虽然不安又疑惑,也只能站在一侧守候,哥舒莲花闭目养神,什麽话都没说,安静沉默。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市集的各种声音越发热闹,她听见了各式各样的声音。

有买家与小贩杀价的声音,也有小贩与另个小贩的说话声,几个公子哥们在远处谈笑,说哪个楼里新来的粉头既美且娇,有人连连打着呵欠,一边斥骂着身边的小厮,也有小孩哇哇大哭的声音。

很快的,一阵重重的脚步声传来,哥舒莲花精神一振,她等的机会终於来了。

机会向来只有一次,她要把握住。

她张开了眼,只见慌慌张张跑来一个长胡子老头,老头手上拿着一个五颜六色的小玩具,满脸的汗,东张西望的扫视这条巷子。

好像没发现他想要找的东西,在他要离开这条死巷时,哥舒莲花摇了摇她手里的小竹筒,竹筒的碎石装得半满,摇动起来时,沙石撞击竹筒内部,发出的声音刺耳又响亮。

一刹那,声音似乎充满了这条小小的巷弄,那老头被这声音吓得惊跳了一下,脸上的汗流得更急了。

「卜卦吉凶,寻人寻物!」哥舒莲花的声音压得非常低沉,听起来像中年男子沙哑的声音。

那老头犹疑的看过去,就见一块破布上坐着一个穿着道袍的怪异中年男子,胡子杂乱,东边长西边短、好像一整年都没好好修整。手中的扇子更像是孩子随手捡鸡毛做的破烂玩意,还是做失败的那一种。

男子身旁站着一个小道童,他看着地上,眼睛没有抬起,浑身僵硬像个雕像,衣服也不伦不类。

「你这臭乞丐,没的扰了我的事!」

老头满心焦急,忍不住就是一顿臭骂,什麽卜卦吉凶,根本就是路旁的乞丐,害他原本心里涌起了一点点的希望再度落空,更是满肚子火。

「臭乞丐一身臭,您老一身汗,哈哈哈,臭乞丐坐在这里凉凉看天,您老满身汗的满城奔走,到底是臭乞丐的日子过得好?还是您老的日子过得美?」

「你竟敢消遣我?」

听这乞丐意有所指,还颇有讽刺之意,老头挽了袖子,一副要痛揍他一顿的样子,然而眼前的臭乞丐却把小竹筒另一边封住的花布拿了下来,随便一抖,形状不一的碎石头就落在脏污的布上,乞丐还作势掐指卜算,然後望向天空,开始说胡话。

「这大石子是京城,小石子是京城的贵人们,这旁边的沙粒是京城的百姓们……哎,这只胡乱走的小蚂蚁是谁呢?」

沙粒里有一只非常小的蚂蚁,正走投无路似的在沙与石之间奔窜,只见牠在无数的沙石间寻找方向,就像一个孩子在繁乱的京城巷弄里迷路,始终找不着自己的归处。

「小蚂蚁在西处,往西去找就对了。」

那老头本来卷起了袖子,现在又停住动作,他呸了一声,「我从东门进来,小孩怎会跑到西边去,胡说八道!」

哥舒莲花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歪着嘴角道:「我自说自话、胡说八道得十分开心,您老又罗嗦什麽?我说往西,是要了你的银子,还是要了你的金子?既然什麽都没有要,您老就当成我白日发梦,胡言乱语不就得了。」

她又没好气的道:「再说,我有说是你的事吗?也真爱往自己脸上贴金!」

老头心想也对,对方随口说说,既没要他的银钱,也没对他有所求,他在这里随口乱说,难不成还犯法不成?只是他心里发急,自己大清早拗不过心肝宝贝小孙子的哭求,带着他来逛市集,怎知他遇上几个熟人,正说得开心,回头小孙子却已不见踪影,他吓得满市集的找,连这种死巷都不放过,就怕小孙子被拐子拐了。

他无暇理他,疾步跑出暗巷,却忍不住回头朝巷内的脏乞丐看了一眼,只见对方依然闭眼休憩,一副悠然自得的高人气场,身後的小道童也维持原样看着地上,一动也不动,像个石雕般。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第四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