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子请下跪 > 豆豆小说 第五章

第五章 豆豆小说

来源:主子请下跪作者:泠豹芝

「咦?万客香?」

「这事是你们的缘分,成与不成我不能断定,但贫道想,若是这间店面用来卖脂粉,应该还不错吧?」

青年半信半疑,献上了麻袋,哥舒莲花却摇手推却,「陈公子,这事若不成,我收了你的谢礼也没有意思,若是成了,你再送上这袋米吧。」

「谢谢大师!」

青年千恩万谢,果然是救苦救难的大师,事未圆满之前,连点米粮也不肯收,肯定不是招摇撞骗之徒。

脸带疑惑,青年嘴里念着万客香的名字,不解的离去,走的方向正是前往东门。

他是这二十组客人中唯一一组哥舒莲花不收麻袋的。

等二十组客人看完後已经接近中午,水儿将十九个麻袋收进包袱,哥舒莲花压低了声音跟久爷爷闲话了几句,就带着她离去。

一路上提着沉甸甸的包袱,水儿忍不住用赞叹的眼光看向自家小姐,自家小姐竟这麽有办法,她们这些日子再也没有挨饿受冻。

自从摆了这算命的摊子後,小姐就不收银子,她本来觉得很古怪,起初收到的麻袋装的都是白米,品质不差,香得让她口水直流,她们总算有米可吃,虽然有银钱也不错,但收到了米也稍可止饥。

她当初还不懂的问过小姐,「为何不要银钱只收米呢?」

「别人都要银钱,我不要银钱,这才显得我清高呀,这不过是一种心理作战而已,越清高,人家就觉得你一定是真正的世外高人,所以才不要世俗之物。」她一顿又道:「但对某些人而言,世俗之物是他们唯一能感谢你的方法。」

水儿似懂非懂,但过了好几日,算命摊前越来越多人排队,麻袋里不再只有白米,甚至还放上好几块银锭,那都是真金白银,看得她都眼花了。

没多久,有个漂亮的蒙脸女人来问些隐私事,她给出的漂亮花色的袋子里,装的全都是金叶子。水儿这才有点懂什麽叫世俗之物才是别人感谢你的方法,小姐的想法就是跟别人不一样。她不懂的,她全都懂,不愧是小姐!

随着时间过去,她们每日收到的麻袋里的金银不算少,算算都有好几百两,小姐不过是把别庄的清水烧开装进瓶子里,卜卦完後说是平安水送给别人,就有大把大把的金银收入,让她见识到小姐的绝世聪明。

「小姐,那个老妇人您为何要跟她说对她媳妇好声好气呢?说不定那媳妇真的不把她看在眼里。」

哥舒莲花一边走在回去的小路上,一边扯掉脸上的伪装,她回来的路上都会卸去变装,以免遇见客人认出她来。

其实这事出乎她预料,她也没想过这算命摊子竟然会生意好成这样,她原本只是想要做点没本的买卖,反正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她就是听听客人的烦恼然後给点意见,她所求的不过是不饿死而已。

现今的生意好得有点令她不安,所谓祸福相倚,人世间的祸都是跟着福来的,总有一股不祥预感让她觉得怪怪的。

而水儿不懂的问题,她倒是好好的回答了,「人呀,只要给予好的契机,也许就能够产生好的结果,我看那妇人身上衣服是旧的、簪子却是新的,而且是好的玉,手臂上的玉镯也是又新又好,所以我猜也许是那妇人的媳妇送的。儿子一般不太会顾虑到母亲的喜好,所以这一定是女人送的,而且眼光极好,想想应该就是她媳妇了。她们也许都想讨好对方,却又不知该怎麽讨好,所以才造成了反效果,只要给她们一个和好的契机,也许她们就会变成很好的婆媳也不一定。

「再说,人心都是肉做的,她们又都深爱同一个男人,一个为人母,一个为人妻,媳妇嫁的是年幼失怙、单靠母亲拉拔长大的丈夫,在丈夫心里,母亲的分量必定是重的,她难道不想跟婆婆打好关系吗?而对老妇人而言,自己儿子生意越做越顺,媳妇一定对他是有帮助的,谁想看自己的儿子落魄,而不是步步高昇呢?所以两人只是缺少一个契机而已。」

「那、那个问店面的汉子呢?小姐您怎麽又知道东门的万客香会想要租人?」

这个更好回答,哥舒莲花在小溪旁停了下来,掬水洗了洗脸,水儿连忙递上了帕子,她擦擦了脸,转头嘻嘻一笑,「当然是因为每次我们中午经过万客香时,厨子们都在外头打屁啊,哪家生意好的餐馆在正中午时,厨子会有时间在外头打屁?」

小姐这嘻嘻笑的声音与表情,严格些的会说缺乏礼仪,一点也不像名门淑女,但水儿觉得她这样笑起来真是好看,比以前那娇贵又礼仪俱全的千金小姐还要好看一千倍、一万倍。

而小姐说的「打屁」,她一开始也听不懂,现在已稍稍能听懂了,「就是生意好的餐馆,不会在中午吃饭时,厨子还有时间在外头谈天是吗?」

「没错,所以我肯定它生意不好,既然生意不好,迟早会开不下去,那店面就得重新租赁,只不过我不敢说得太绝对,万一老板是个口袋很深的人,说不定赔得起租金呀。」

「口袋很深的意思是?」又听到一个不懂的词汇了,水儿歪了歪头。

「一个人如果口袋很深的话,是不是就能装很多的金子,所以这代表这个人很富有的意思。」

水儿笑了出来,小姐讲的话都好俏皮、好可爱,让人听了直想笑。以前她一点都不喜欢小姐,看到小姐就忍不住的发抖,纵然她妆容精致、举止高雅,还是让她忍不住打颤。

但现在小姐蹲在小溪旁,她换过了衣服,去掉了胡子,小小的绣鞋溅上了溪水弄湿了,像个野丫头一样,小姐却全然不在意,在溪水旁边玩着小鱼,高兴得咯咯乱笑,她却觉得这样的小姐可爱。

「水儿你看,这水这麽清,竟然有鱼呀,我这辈子都没看过水里有这麽小的鱼的。」

「小姐,哪条溪里没有鱼?」她忍不住掩嘴笑了出来,小姐说话好好笑,果然是深闺里出来的。

如果哪条都市里的溪水如此清澈还有鱼,新闻还不大报特报?

哥舒莲花没把这话说出来,说出来水儿也不会信的。她仰头吸了口乾净的空气,她来到这里已经一两个月了,终於比较习惯这里的生活。

而且好佳在,这里的男人的发型也不像清朝,试想男人剃了半个光头,又绑了根长辫子,要称他们英俊潇洒似乎也太高难度了,而且那种审美她恐怕也欣赏不来。

还好,这里不过是普通的长发束冠而已。

没有电脑、没有网路、没有手机,天色暗了就是暗了,就算点上油灯依然朦朦胧胧,跟家里随时有电,灯要开几盏就开几盏的方便比起来的确差了些。

但是空气好、水质好、看过去都是绿草萋萋、蝶影蜂来,也别有一番乐趣,她终於有点习惯这里的环境了。

【第三章来者不善的贵人】

溪水涓涓,哥舒莲花把小巧可爱的绣花鞋脱下,光盈洁白的脚掌轻触冰凉清澈无污染的溪水,霎时间,凉意拂过心扉,带来一股拂平燥热的清凉。她享受的微眯着眼,感受耳畔的轻风,还有青草的气息。

忽然间,一道骂声传来,「滚开滚开,这里有人了,小娘皮给我滚!」

来人虎背熊腰、身强体壮,拳头握起来就像个大碗公一样,呼喝她们滚的口气十分无礼,像驱赶可厌苍蝇般的赶走了她们。

一回身,面对身後的人,他像是变脸般,一张老脸笑得像菊花开放,说有多谄媚就有多谄媚。

他後头跟着一位小厮,那小厮显然眼高於顶,对这高壮男子的谄媚巴结视而不见,举止麻利的对身後一云纹青衫的男子低下头禀报,「主子,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再来就出城门了。」

「嗯。」

被唤作主子的男子面容严肃、不苟言笑,一双眼却是熠熠生辉,他长相英俊、眉飞入鬓、鼻若悬胆,但这股英俊却带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冷肃,那不怒自威、悍然冷洌的气势,宛如高山白雪,溅不上脏污的九天白云,凛然不可侵犯。

哥舒莲花跟水儿被赶至远处,水儿不满低喃,「怎有人这麽野蛮,小姐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若不是打扮得像个村姑似的,怎会被个粗鲁汉子如此轻慢。」

哥舒莲花倒是想得很开,重新脱下绣鞋,将脚丫子浸在透明清凉的溪水中,一边还笑得贼贼的。

水儿没想到小姐受这陌生男子的驱赶与谩骂,心情还如此开怀,她马上就检讨了自己的不是,自己怎能这麽沉不住气。

小姐果然心胸开阔、娴德静慧,嫡出小姐通身的气派与高贵气势实非凡人,自己果然是个见识浅薄的小丫头,以後自己得要更冷静才好侍奉小姐。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第六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