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主子请下跪 > 豆豆小说 第七章

第七章 豆豆小说

来源:主子请下跪作者:泠豹芝

这明显不是为了算命而来,该不会是什麽要命的勾当吧?

很快的,她就知晓她的预感有多灵,也就是她有多倒楣了。

「本王有一事烦忧,真人专擅卜挂面相,不知对魇魅之术是否也知晓一二?」

「上天有好生之德。」哥舒莲花摆出一身高洁姿态,她不说自己懂不懂,只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她不做杀生之恶。

其实她心里已经在落泪,古代搞魇魅的都没好下场,想想看汉武帝那时候,因为巫蛊连自己的儿子都杀,自己不会这麽倒楣吧?她做这算命仙只是因为饿到不行,无奈讨口饭吃,老天爷不要这样搞她啊!

「呵呵,真人不必推辞,本王必有重谢。」

她真心不是客气,是她不懂也不会,她就是招摇撞骗讨生活,怎麽会惹上这麽大的麻烦,她心里的小人都快跪地痛哭了。

对方此时将一张红纸轻飘飘的从袖里翻出,哥舒莲花只觉得眼皮一跳,纸上的生辰八字在她眼里彷佛一片模糊,唯有大大的印仁两字跃入眼底,刺痛她的眼睛,令她浑身冰凉。

她听洪园说过一点剧情,知道她穿进的这部连续剧是仿九龙夺嫡的故事,而里头的太子就叫印仁。

她稍微了解历史,也知道九龙夺嫡中那个倒楣得要死的废太子,虽然在将近被废又没事的历程中往返数次,但成年的兄弟不断在他背後耍阴捅刀子,把他捅得头破血流,最後连他老爸康熙後来也玩不来父子情深这套,大笔一挥,他就被废了太子之位。

有人说其实废太子胤礽也没那麽差,是康熙活得太久,掌权也掌得太多,他等着那个位置等得焦躁不堪,堂堂预备皇帝一直坐冷板凳,前头的皇帝却死也不退位,他这才疯了、狂了、躁了的想要逼宫,却被康熙下旨废了,连冷板凳也不许他坐了。

於是其他兄弟就开始为这冷板凳杀得刀刀见骨、血流成河,多少阴私残酷与屍骨就这样被埋在皇位之争的史实之下。

至於现在眼前这位自称本王,又被侍卫叫大爷,再加上轻易就能拿到太子印仁生辰八字的人,身分昭然若揭——

他一定就是元熙帝的庶长子印堤,而在历史上,确实有大皇子胤禔对太子胤礽使用厌胜术的事情发生,致使康熙大怒,将他圈禁,是首位被圈禁的儿子。

卷入九龙夺嫡简直是找死,嫌活腻了才会没事找事干。她虽然是穿越来的,但只想要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过完这一辈子,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但她既然看了这张红纸,不管答不答应,这条命已经不是她所能掌控的了,在她看了红纸上的名字跟八字後,她已经不算活人了。

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印堤都要斩草除根,以免後患无穷,自己就是那根倒楣要被铲除的草。

天啊,没有这麽耍她的,她只是想要每餐吃白米饭,哪知这时代赚口饭吃还得拿着脑袋来抵,真是够了!

细想下去,她冷汗涔涔、汗湿後背,眼前的贵气男子眼光深沉的看着她,她既惊且惧,还想不出方法逃掉的时候,忽然巷口外头传来骚动声,她立刻眼睛一亮。

「九爷,那卖胭脂水粉的汉子,说的就是这里。」

一个清朗嚣张的声音嗤道:「那还等什麽,打进去!」

另一个声音跟着响起,显然是印堤的侍卫头子,他语气虽恭敬,却坚持不放人,「大爷有吩咐,不许任何人进入。」

「不过是老大的狗奴才,也敢拦着爷,活腻了你!」清朗嚣张的声音不悦的阴沉下来。

「老九!」印堤咬牙切齿,将那张红纸飞快的收入袖中。

「唷,这不是大哥吗?这算命仙是你的手下吗?竟敢造谣来坏弟弟我的生意?简直是不要命了!」

一袭绿衫,边缘全都绣上闪闪发光的金线,像身上自带金元宝光芒,这个号称皇帝儿子里面最会赚钱也最爱赚钱的儿子,一双狭长狐狸眼,下巴略尖,双眼皮像会勾人似的,眼珠子亮晶晶的,极为清秀俊美,看得出来遗传了父母俊男美女的基因。

「大哥不地道啊,看见九哥赚了点银子就眼红。」

九爷印唐身边走过来一个肌肉比他更健硕,却也更矮一点的男子,只是他的眼神没有印唐那麽灵活,显得蠢呆多了,他一抬手立刻就把那侍卫头子推去一边。

粗鲁的举止、满脸的恶意,立刻激怒了印堤,只是他自恃自己的大哥身分便没动手。

「老十你跟着老九吃香喝辣,哪里知道穷巴巴的滋味!」

老九会赚钱是众所皆知的秘密,要不然老八哪里来的那麽多资金。

「那也不是你掀翻九哥生意的藉口,阴险的手段,就跟你那张脸一样讨人厌!」十爷印峨怒道。

「我何时掀翻了老九的生意?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印堤也怒了,这两个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吧,有没有把自己大哥的身分看在眼里。

「就算是你做的,表面上你也不敢承认吧。」

三人唇枪舌战,说起话来夹枪带棍,两派人马各排开一列,双方对峙,人数恰好也不相上下,就在气氛火爆之时,忽然传出一声吼叫——

「畜牲,竟敢动我兄弟!」

又有一声响起,「王八羔子,我们可是九爷的人,瞎了你的狗眼!」

另一尖细声音响起,语气尖酸刻薄,可说是拉仇恨的代表——

「九爷又怎麽样,只是个会经商的白身皇子,我家大爷都封王了,跟我家大爷比——」

这话一出来,印唐的脸色黑沉,他竟被老大的人给瞧不起,他现在跟老十只是皇子,还未有封号,等同於父皇还没有认可他们。

印峨跟印唐感情非同一般,年纪又相近,可说是穿同条开裆裤长大的,印峨同仇敌忾,恨得怒道:「给我上,非打断刚才说话的人狗腿不可!」

「打!」

一时喊打喊杀声震耳欲聋,两派人马动起手来,瞬时把窄巷挤得水泄不通,究竟是谁先动手已不可考,但斥骂怒叫声已传出千里。

水儿蹲在墙角,哪曾看过这麽多大男人打群架,吓得脸上挂着两行泪,突然被一只脏手捉住手腕,她差点尖叫出声,随即一张胡子参差不齐的老脸对她挤眉弄眼,眼光示意她往巷口跑。

是小姐!

「走!」

哥舒莲花拉起她,旁边的汉子早已打红了眼,几个人被人压在墙上痛打,她们趁兵荒马乱时逃出巷子。

一冲出去,两人立刻换掉装扮,後头很快有人追了出来欲找老道士与道童,但没人对两个俏生生的小姑娘有多一眼的关注,她们就这样顺利逃了出来。

【第四章皇子打架她遭殃】

元熙帝的御书房里跪着三个人,元熙帝气得把奏摺往他们身上丢,上面全是状告这三个儿子在京城里竟动武乱斗,直到五城兵马司过来压制住才停了这场骚乱。

「给朕长脸了,让那些臣子笑话我养了三个好儿子,不想为国为民、尽忠办事、放心力在正事上,竟然互相对骂、聚众械斗、大打出手,你们是要活生生把朕气死吗?」

「是老大底下的人先讽骂九哥的。」印峨忍不住出口辩护。

「蠢货,给朕闭嘴!」

印峨被这一句蠢货给激得满脸通红,印唐对他微一摇头,要他不要再说下去,他才握紧拳头的低下头去。

「都下去,闭门思过一个月!」

「皇上,喝点茶水润喉。」

太监梁得宝端着热茶过来,元熙帝皱紧眉头,「真是一群不省心的混帐,这明显里头有诈,要不哪个不要脑袋的敢在皇子面前讥刺辱骂皇子?」

「皇上圣明,定是那算命师的诡计。」梁得宝毕竟在元熙帝身边久了,也有些见识。

元熙帝沉吟道:「老九的饭馆被砸了,他去寻衅还有点道理,老大为何会去找那个算命师?给我严查!」

此刻被元熙帝念着的哥舒莲花正满心哀叹,就打扮成算命师赚那麽一点点口粮过日子,也能牵连到魇魅太子的事,老天到底给不给活路,她真想用手指比着老天,骂一声贼老天!

她唉声叹气,所幸之前存了一些银两、金叶子与米粮,暂时还没有饿死的危机,但闲下来真的很痛苦。

原本胆小的水儿因为上次两方恶斗打架,被吓得魂飞魄散,此刻听小姐竟长吁短叹着想去酒楼吃好吃的压压惊,难以置信。

小姐的胆子跟脑袋到底是怎麽长的呀,她有一种甘拜下风的感觉,小姐真的太厉害了,一点也不怕,自己还是太胆小了,这麽胆小怎麽当小姐的丫鬟?不行,她得坚强勇敢起来才行!

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被水儿美化过头,哥舒莲花的性子本就是说干就干,来到古代就算没混得风生水起,至少肚子也不能饿得扁扁的。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第八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