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村花秀色可餐 卷三 > 豆豆小说 第四章

第四章 豆豆小说

荣桀对她笑笑,面容俊朗,他沐浴完穿好衣裳,走过来帮颜青画洗头发。

便是泡了这麽长时间,颜青画也只是一直坐在浴桶里发呆,什麽都没来得及洗,直到荣桀动手帮她揉搓头发,她这才回过神来,脸上顿时红成晚霞。「你快出去收拾东西,我自己来。」

荣桀按住她的肩膀,轻柔地帮她洗乾净了长发,边洗边感叹,「福妹如今的长发比以前是好了许多,瞧着是又黑又亮的,我心里也是很欣慰。」

「你欣慰什麽?」

荣桀就笑道:「欣慰我养得好呀,想想你从前的身材,再看看现在的,为夫很有成就感。」

颜青画白了他一眼,噗嗤一声笑出来,刚才心里的离愁别绪又消了下去,她微微松了口气,情不自禁找寻他的手,两个人的手在颜青画漆黑的长发间纠缠不清。

「你答应我的,一定要好好回来。」

荣桀嗯了一声,低下头去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这一夜,两个人没再说别的,他们相拥在一起,久久无法入睡。

颜青画没有哭,像以往每一次送他出征一样,无论是当着他的面还是背着他的人,她从来都不掉一滴眼泪,只有在他凯旋而归时,她才会喜极而泣,那是喜悦的眼泪。

次日清晨,夫妻二人早早就醒了,荣桀穿好军装,同颜青画一起去小祠堂拜别父母兄妹。

这一次他们要出动一个营的士兵,也算是最声势浩大的一次远征。

士兵们衣着整齐地等在军营里,他们行列整齐,表情肃穆,哪怕有这麽多人在校场上,也是鸦雀无声。

军营外面的百姓们不停张望,他们大多是士兵的亲属,却也没有人大声喧譁。

卯时初刻,嘹亮的号角声响彻云霄。

荣桀穿着英武的铠甲,高高骑在马背上,他一马当先,率先出了军营,紧接着是整齐的脚步声,士兵们跟在他身後鱼贯而出。

夹道送行的百姓们有的看到自己的亲人,不由高声呼唤他的名字。

一时间,琅琊府里人声鼎沸。

颜青画守在城门上,远远望着那英雄一般的队伍,看它由远及近,慢慢行至眼前。

南城门徐徐打开,城墙上的守城卫兵们齐声向战士们送行。

「凯旋!凯旋!」他们这样呐喊着。

荣桀抬起头,他在人海中寻找到颜青画,给了她一个微笑,然後头也不回地奔出城门外。

颜青画看着他果决的背影,心里默默祈祷:愿大军此去凯旋而归。

虽然老话总说习惯成自然,可无论经多少次这样的事,颜青画却总不能习惯,她相信,也没人能习惯这样的送别。

荣桀走後的头几天,颜青画一直无精打采,她甚至都看不进书,满脑子想的都是荣桀走到了哪里,队伍行进至何方,每每回过神来,一个时辰便又悄然而逝,她又发了一个时辰的呆。

颜青画默默放下公文,抬头望了望外面的天,她心里烦闷,什麽都不想说,也什麽都不想做。

可老天似乎未曾听到她的心声,才一晃神的功夫,门口就传来刺耳的敲门声,似乎是侯先生来了。

因着叶向北不在,颜青画现在多在外书房办公,也方便其他人随时找她谈事情。

颜青画整了整衣襟,这才说道:「先生快请进。」

侯先生推门而入,脸上是恍惚的神色。

他是个从来不大惊小怪的人,无论发生什麽事,一向都是淡定从容的,颜青画难免有些诧异,忙起身问:「出了何事?」

侯先生把手上捧着的信放到桌上,沉声道:「夫人,业康来信。」

在琅琊府,无论是谁都未曾想过,有朝一日会收到业康来信。

同当时的云州不同,那时云州急需大将回去稳定军心,他们又未成气候,云州派人过来招揽是合情合理的。

只是如今他们也算是一方诸侯,跟业康并无交集,这封来信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颜青画抬头看了一眼侯先生,见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便伸手接过那封信拆了起来。

侯先生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业康这封信的内容,他们同业康井水不犯河水,实在没必要互通信件。

颜青画俐落的拆开信封,从里面捏出厚厚的一叠洒金宣纸,低头读了起来。

一时间,书房里寂静无声,侯先生安静的等在一旁,沉思不语。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颜青画把那信反复看了两遍,这才放到桌上,往侯先生面前推了推。

侯先生匆匆扫过第一页,紧接着便瞪大双眼,飞快继续往下读,直到一整封信都读完,他才抬起头来,「夫人,这可如何是好?」

颜青画端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随即长出口气。「这信应当是陆安舟亲笔所写,从他口气来看,这事暂时是不着急的,只是绝不可任由他们发展下去。」

便是如此,侯先生也觉得难办,他略皱起眉头,仔细回忆道:「最近各府的公文邸报我几乎都有数,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并未有哪一府提及过此事。」

颜青画轻声笑笑,「先生读过褚史没有?前朝末年时暴君无道,蒙北那边便有莲花教谋逆,走的就是这个路子,他们一不称王,二不立国,却有数万民众跟随於身後,声势十分浩大,当时事情闹到中都,前朝皇室才略有察觉,却已经是有心无力了。」

侯先生脸色越发难看,正是因着邪教这种轻易蛊惑人心的可怕之处,他才觉得棘手。虽说云州叶轻言时刻想着发兵,业康的陆安舟也不知存了什麽心,可这到底都是明面上的,无论发生什麽事他们都能提前知晓。

可百姓们一旦信了这些歪门邪道,再想拉回来就相当艰难了,只要一想到他们溪岭的百姓可能已经有人深陷歧途,信这莫名其妙的盛天教,侯先生心里就一阵难受。

颜青画倒是沉得住气,她沉思良久,最终还是说道:「知彼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们得先要知道这盛天教教义如何,在我们溪岭是否已经有信众,才好想应对的法子。」

这隐藏在暗处的盛天教,可比叶轻言和陆安舟可怕得多,好歹他们不会鼓动百姓,叫他们散尽家财,枉送性命。

颜青画吩咐侯先生道:「劳烦先生往北边的丰润府发去新政令,因那边与衡原接壤,应当已经有了信众。你信上写清楚些,务必叫张府台客客气气地请几个信众回来问问,看到底已经发展到什麽地步。」

百姓们必是走投无路、穷困潦倒,眼看生活无以为继,才会信了这虚无缥缈的邪教,若是日子过得和和美美,谁又会去信这些呢?便是吃斋念佛也是正途。

侯先生心情不大好,他是最不喜这些的,心里头焦急得火烧火燎,想着立刻就把那些散播教义的什麽圣使抓回来,趁着盛天教在溪岭还未全部散播开来,尚且有控制的余地,他们要先下手为强!

等侯先生匆匆而去,颜青画才略皱起眉头,她又反复把那封业康来信读了又读,才略微揣摩出些陆安舟的个性来。

按陆安舟所说,因衡原与业康接壤,近些时日来他们发现业康已经有大批信众信奉盛天教了,百姓们砸锅卖铁,便是自家饿着肚子也要把筹来的银子奉给那个什麽圣姑,好叫她保一家平安。

陆安舟派人去查,这才发现盛天教不知何时已遍布业康,如今至少有千人信奉他们,且百姓不仅信了,还准备拖家带口迁往衡原。

便是因事情闹得太大,才惊动到他那里,然而为时已晚,百姓们彷佛着了魔,拦也拦不住的。

陆安舟兴许确实是个好官,他一心为的都是百姓,因为知道事情严重,他才往溪岭写了这封信,好告知他们盛天教的情况。

颜青画把那封信仔细收回信封里,心里却想:这陆安舟一看就是治下不严,近千民众要迁离业康,他手下的人才察觉这事,这不是失职又是什麽?再者,若是业康百姓比以前生活幸福,盛天教也不会这般肆无忌惮。

他们溪岭如今的情况比业康好得多,她和荣桀都信任在任的各府县大人们,估摸着盛天教在他们溪岭很难传播开来,一切都还来得及的。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第五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