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村花秀色可餐 卷三 > 豆豆小说 第五章

第五章 豆豆小说

颜青画未把这事写信报给荣桀,她一方面提前安排新的政令,一方面又命连和往衡原派人打探清楚盛天教的底细。

不过两三日的功夫,侯先生那边就有了回音,丰润府张府台回报,说丰润府境内确实有盛天教的圣使,他们多半潜伏在棚户区,正悄悄地挨家挨户向百姓传教。

只是如今溪岭政令清明,也无苛捐杂税,百姓一门心思还等着丰润府开新学堂,好叫自家娃娃也能读上书,是以至今被迷惑的信众并不多,倒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除去离衡原最近的丰润府,其他几个府城皆未发现盛天教的踪迹,颜青画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几位大人一起连夜发出新的政令,上称盛天教是邪教,诓骗百姓银钱,残害百姓性命,令百姓一旦发现传播教义的圣使,立即上报给朝廷,由朝廷亲自处置。

为了以防万一,这封政令如今只公告於丰润城中,其余府城皆无。

与此同时,所有衡原及业康两地来人,无论有无路引,都要盘查身分,一旦路引和身分可疑,便直接抓到府城下大狱,绝不让他们顺利入城。

安排完这些,颜青画看侯先生松了口气,只得同他说:「无论我们如何防备,也不可能万无一失,当年莲花教如何壮大的我们无从得知,至今史书中只有寥寥几笔,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差事,让百姓日子好过,他们才不会去信奉这些虚无缥缈的邪神。」

在这忙碌之中,一个月过去了。

颜青画想着荣桀应当已到最南边的万宁县,便动笔写了一封长信,她在信中说道——

新兵各个都很认真,每日都很勤奋操练,红缨军的姑娘们已经开始学骑马,已有小部分能顺利策马飞驰。近日春耕已经结束,琅琊府外原来的荒地都已种上粮食,学堂里孩子们书声琅琅,百姓脸上也都是笑容。府衙中事情不多,她也没以前忙碌,抽空给他做了一副手套,希望他不要受伤。

这一封长信她写得很罗嗦,絮絮叨叨讲了这一个月发生的所有事情,却唯独没有同他提业康的那封来信。

她最後写道:「郎君一别,此去千里,妾心如故,望早日凯旋,得胜而归。」

她知道荣桀是看不懂这封信的,只能由叶向北读给他听,她没有写什麽缠绵悱恻的情话,可在朴实平凡的语气里,却能让人感受到她对荣桀的思念之情。

连和过来送万宁军报,也顺便把信取走,等交接完毕,他才对颜青画道:「夫人,之前派去衡原的探子回报,说盛天教的首领原名白荷,称号圣姑,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未曾婚配,她自称在观音菩萨座下修习过佛法,能沟通天庭阴间,能定凡俗今生来世。」

连和顿了顿,彷佛对百姓会信这些感到不可思议,他皱眉继续说道:「盛天教十分聪明,他们的教义只有一个,那便是散尽家财,保亲朋好友来生幸福。只要把家财呈给圣姑,圣姑拿去祈福,这些百姓已故的亲人们就会有一个幸福的来生。」

这事听起来十分玄奇,却击中了不少百姓的心,大旱过後,百姓死难无数,勉强存活下来的灾民整日颠沛流离,许多人都失去至亲至爱,反正世道已这般艰难,今生都难活下去,不如散尽家财,求一个美满的来世。

颜青画听完感叹一句,「这圣姑真是厉害。」

连和也说:「咱们以前未曾想过衡原会有这种事,没早往那边派些暗探,从信上看,那圣姑似是只要钱财,其他的倒不太误导百姓,衡原的百姓们每日都是吃斋念佛,为亲人祈福。」

颜青画说:「辛苦你了,你就叫那边的暗探多多回传消息,也务必要保证他自己的安全。」

连和拿着信领命而去,留下颜青画坐在书房里头疼。

一事未平,一事又起。

西北边慕容鲜卑攻势未减,南边云州蠢蠢欲动,业康早就改朝换代,便是一直安安静静的衡原,原来也被盛天教掏空内里,早就不听陈国的号令了,他们这泱泱大陈,不知何时已四分五裂,早不见当年统帅中原的霸气了。

【第四十五章带伤上阵】

远在溪岭另一边的荣桀,已经在万宁县安营紮寨,并派出斥候随时观察云州的动向。

从万宁县城墙上遥遥望去,依稀能见到云州的地界,只是城外还有大片棚户区,再往远处是一望无际的稻田,仅凭藉肉眼去看,是很难看清云州近况的。

这日是他们到达万宁的第三日,用过晚膳之後荣桀便回了营帐。

条件艰苦,天气又炎热,他们无法沐浴更衣,只得趁着还未开战偶尔用热水擦身,好凉快凉快。

这会儿荣桀刚擦完身,正穿着轻薄的内衫坐在床上勾画舆图,外面就传来雷鸣的声音。

「大人,有要事禀报。」

荣桀招呼他进来,起身披上外袍,「何事?」

雷鸣是和邹凯一起来的,因着邹凯口齿不伶俐,这次也由雷鸣作主禀报。

「大人,刚斥候回报,说云州那边的大军似乎迎来了主帅,他们已经开始准备,可能这两日就会有动作。」

云州那边的大军已经集结了许多时日,只是将领一直未到,所以他们尚未有动作,荣桀推测他们等不了多久,眼下万事俱备,便差这东风了。

他点了点头,吩咐道:「传令下去,晚上巡逻的士兵要再加一队,有任何风吹草动务必速速回报。」

几人领命而去,荣桀便把军装重新穿好,和衣躺到床上,其实那也不应当叫床,只是在木板上盖了个厚实些的草席,将就能睡而已。

第二日清晨,早早又有斥候回报,说云州那边大军已经集结完毕,似乎正要出发往溪岭这边行进。

荣桀看着站在堂下的将领们,沉声说道:「绝不能让云州军攻入咱们溪岭,弟兄们,有没有信心?」

下面的几个将领异口同声,「有。」

随着荣桀一声号令,六队人马一同出了万宁县,迎着云州军赶来的方向,一路飞驰而去。

他们到了万宁县之後,一直留守在县城里,并未露面,他们不知云州那边是否有斥候打探消息,反正也要大战一场,荣桀也未打算使什麽战术,直朝云州军正面扑去。

荣桀麾下毕竟有这麽多骑兵,这是他们手中的杀手鐧,以骑兵杀步兵,只要骑兵们不是孬种,在数量相当的情况下的确有很大胜算。

荣桀便是笃定这一点,也想让战事尽量控制在云州境内,这才做了如此安排。

约莫半个时辰之後,两军便狭路相逢。

云州军或许早就猜到溪岭军的动向,在见到远处敌军出现刹那间,直接停在原地,迅速布防列队。

战事一触即发,荣桀让後勤兵和辎重兵原地留守,又命三队步兵殿後,这才一马当先,领着五队骑兵直接冲杀上去,直杀入云州军阵之中。

战场上一时间杀声震天,马儿嘶鸣不断,鲜红的血迅速浸染大地,就连太阳都躲进云层中,不敢去听大地上的悲歌。

两队人马很快便不分你我,他们一没喊话,二无战鼓,却无人服输,亦无人怯场,士兵们只是凶狠的杀在一起,誓要拚出个你死我活来。

这一场厮杀战役历时两个多时辰,直到太阳又从云层中爬出,刺眼的阳光照着大地,战事才略停歇,荣桀领着士兵後退回己方阵中,一起等炊事兵的午膳。

叶向北也留在後方,见兄弟们全须全尾的回来,不由松了口气。

「刚刚我大概看了一下对方人数,约莫也有一个营的兵力,只是他们那边似乎大多都是步兵,骑兵不过就一个队的人。不过云州军一向剽悍,这场仗咱们也得拚尽全力才行。」

荣桀拿温热的帕子擦乾净脸上的血,沉声道:「云州军确实凶悍,但我们也不差他们,只要稳住目前的局势,这麽耗下去云州定要先倒下来。这一场仗无论如何也得赢,绝不能让他们踏入溪岭半步!」

溪岭与云州接壤之地是一望无际的广袤平原,这里没有任何高山湖泊,根本无从遮挡,两军交战唯有正面冲突,再没有旁的退路。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第六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