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村花秀色可餐 卷三 > 豆豆小说 第七章

第七章 豆豆小说

荣桀高高扬起手中的长戟,厉声喊道:「开战!」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两军便交缠在一起,片刻间杀声震天。

经过这些时日的历练,士兵们已经渐渐适应前线的生活,他们每日在前线拚命,时不时有同伴或敌人倒在身边,日复一日,就连血腥味都让人麻木了。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脚下的土地上便绽放朵朵血花,荣桀一马当先,他毫不胆怯,直奔对方将领而去。

等两人近战至跟前,荣桀便挥舞起长戟,同对方厮杀在一起。

过招的间隙里,荣桀仔细打量这位新主帅,他似乎还不到三十的年纪,面容英俊,身材高大雄壮,便是荣桀同他面对面骑在马背上,他的身高也毫不显得逊色。

荣桀朗声笑道:「不知将军尊姓大名?」

那人眯起眼睛看他,冷哼一声,没有答话。

荣桀也不需要他答话,因为对方的长刀已经朝他狠狠砍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全神贯注杀了他。

可对方的主帅不是这麽好杀的,两人身边都有各自的亲卫,一时间刀光剑影,两人缠斗百十来回,却谁都没有讨着好。

荣桀武艺不差,却未曾想到对方同他实力相当,也有一身过硬功夫,直至休战号角吹响,两个人才迅速分开,各自往後退去。

荣桀正想同他再套两句话,便见他朝自己拱了拱手——

「你是个不错的对手。」

荣桀咧嘴一笑,「彼此彼此。」

中午休战过後,荣桀调整了一下先锋营和防守营,把原来的先锋军调至後方,也让军医迅速安顿好受重伤的士兵,安排完这一切,他才有空坐下吃饭。

午膳结束後,两方人马又迅速回到阵前,皆肃穆而立。

荣桀见那将军再次挂帅,便也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

可能是发现己方士兵伤亡更多,新主帅似乎十分焦急,他下午的攻击可比上午狠辣多了,反而激起荣桀心中的杀气。

荣桀更是全神贯注,手中的长戟灵活腾挪,来去之间就是百十个回合过去,最终荣桀趁着敌方主帅一个不留神,把长戟狠狠插入他的肩膀上,一瞬间血花四溅。

这一下可乱了对方的气势,那主帅微微皱起眉头,却并未同他硬碰硬,捂着伤口迅速退回阵中,他这一走,荣桀便也退了下来,换雷鸣率先锋营进攻,他也回了营帐休息。

对方实力了得,他身上的伤口其实早就崩开,却一直忍着没说,等回到营帐里,叶向北一见他的脸色就急了,忙叫韩弈秋给他重新上药。

「我就叫你多休息几天,你非不听,回去我一定要向大嫂禀报,她说的话看你还敢不当回事。」

荣桀无所谓的笑笑,他今日没添新的伤口,只是旧伤口裂开,对他来说不算个事,以他的体格,过不了几日就能癒合。

不过他也没去反驳叶向北的话,反而对他说:「我今天跟那新主帅交手了,他确实像叶轻言。原来我对他亲自上战场这事是百思不得其解的,结果今日亲自同他交手,对方无论是武艺还是胆识都有过人之处,看来我们也不能光看表面,他到底不是个普通人。」

这肯定是如此的,如果叶轻言真是个鲁莽的草包,又怎麽能成为第一个谋逆成功的将领呢?他确实不如荣桀威武大气,不如他有担当,却也算是一方诸侯了。

叶向北皱眉说:「如果他明日再来,我们是否要集中围杀他?」

荣桀摇了摇头,「不,我今天试了,我们很难杀掉他,他同我一样身边有一队亲卫,如果不是我,旁人轻易不能近身,我只能伺机而动,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谁能撑得久了。」

叶向北担忧的看着荣桀肩膀和腿上的伤口,很想说他不能再去了,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荣桀肯定不会听他的,这时机太好,如果不好好把握就太可惜了。

此後三日,被他们猜测为叶轻言的主帅,虽然身上每日都要添几道伤口,但他彷佛在跟荣桀别苗头,坚持着日日都来战场。

荣桀也毫不退缩,每日同他打斗一整日,哪怕伤口崩开也不皱一下眉头,虽然很累很辛苦,却也觉得畅快。

这世上能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实在是人之大幸,荣桀自己这样想,或许叶轻言也是如此。

只是荣桀到底经历了大小战争,他还比叶轻言年轻,体力也比叶轻言要更好一些,这样僵持到第五日傍晚,他又给叶轻言的腰腹上添了新伤。

这一日交战结束之後,叶轻言的脸色相当难看,他如毒蛇一般盯着荣桀,想要说什麽,最後还是被亲卫护了回去。

溪岭的骑兵确实太厉害了,因为有他们的存在,这几日云州的情况十分危急,已经明显後继无力了。

正是因为如此,叶轻言才特地从安南府赶来,亲自率兵攻打溪岭军,可即使是这样,就连他身上也受了很多伤,却依旧没能挽回败局。

叶轻言心里十分憋屈,回到军营以後就叫来陈将军痛骂一顿,「要不是你没用,本王何至於需要亲自过来这一趟?」

陈将军无话可说,他们没有训练有素的骑兵营,又早早集结大军想要攻打溪岭,如今被人杀得节节败退,又怎麽是他一人之错?便是人数比溪岭的多,可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多少胜算。

然而叶轻言是不会听这些的,他只会在那发脾气,不仅摔了药碗,还一脚把给他处理伤口的军医踹倒在地上,直骂他废物。

他这旧伤添新伤的,到了晚上浑身都疼,这废物也不知道是哪里请来的,连个刀伤都治不好。

军医吓得瑟瑟发抖,跪在那直磕头,「王上切勿再上前线了,您的伤如果不好好休养,只会越来越糟糕,一旦红肿发炎,便很难好利索了。」

叶轻言又怎麽会不知道这些,可如果不是他亲自率领士兵往前冲,他们如今会败得更快。

他沉着脸坐在那儿,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在发兵之前,他是知道荣桀手里有骑兵的,只是万万没想到有这麽多,两相一比,他们云州的步兵哪怕再凶悍,实在是扛不住骑兵的威猛了,可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後路可退。

整个云州的大军他都已经压到边境,若是大败而归,且不论云州百姓怎麽看他,便是荣桀也不会放过他。

这一刻,叶轻言终於想起当时百般阻挠他的阮细雨来。

「如果他在的话……」叶轻言喃喃自语。

【第四十六章因果报应】

之後几日,叶轻言未再上战场,荣桀每每见他不在,往往中午就回去休息了,他身上的伤养了几日,渐渐癒合,脸色也好看起来。

韩弈秋每次帮他处理伤口,都要感叹一句,「大人这体格,旁人真是比不了。」

五月底的时候,云州军只能疲於抵抗,他们的颓势已经显而易见,似乎再无翻身的余地,他们基本上已无法撑过一整天的战事,士兵们伤亡惨重,大多都是表情麻木,拖着伤痛的身体应付溪岭的进攻。

士兵们或许已经明白再无胜利之日,心里皆是十分恐慌,便是叶轻言亲自在战场上作战,也再难以鼓动士兵的士气。

可叶轻言的身体状况也不乐观,他身上的伤一直没好,又高烧不退,整个人瘦了一圈,瞧着就有一种令人心惊的颓败。

接二连三有士兵在夜晚崩溃痛哭,云州军的士气已经跌落谷底。

反观溪岭这边,他们的营帐里一片安然,重伤的士兵都已经撤回万宁县安置,剩下的士兵则两两轮值,不会叫他们连续作战。

眼见局势已经倒向自己这一边,荣桀抽时间开了个会,他说:「既然云州已经撑不住了,我们是否可以劝降?」

近来叶轻言的脸色十分难看,他自己伤重,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叶向北看了看在座的弟兄们,见大家神色平静,不由说道:「从每日战後清扫战场看来,云州那边死伤已超过五成,剩下的士兵大多伤痕累累,都没什麽战力了,这时候劝降,还能减少伤亡。」

他跟荣桀也是好意,两方又无血海深仇,真的没必要打个你死我活。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第八章

热门作家文集

热门言情书籍

经典言情书籍

飞言情-言情小说网 做最好的言情小说网
御书屋 - 百花楼小说 - 飞言情小说 - 百花楼合集 - 御宅屋 - 海棠书屋 - 小说推荐排行榜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 请联系删除 - kaitorand#gmail.com
手机访问 m.feiyanqing.org